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10-29

强生医疗与天智航签署合作,看强生如何布局手术机器人市场 | 美柏头条

1、强生医疗与天智航签署合作,看强生如何布局手术机器人市场

image001.jpg

▲天智航机器人解决方案

与Alphabet(Google新的母公司)生命科学部门Verily Life Sciences的合资公司——Verb Surgical成立四年来,强生公司在外科机器人领域又做了几笔交易。最近一次是与中国的天智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INAVI)结盟,两家公司将在中国共同推广天智航的脊柱和创伤手术机械臂。

加上以34亿美元收购Auris Health(本月开始以早期临床数据的形式初见成效)以及一些规模较小的交易,强生对该手术机器人的投入是毋庸置疑的。但这些年来,Verb Surgical几乎没有什么动静,人们或许很好奇,强生这项最长久的合作似乎成效最差。

天智航开发的TiRobot(又名“天玑)结合了三维成像和光学导航,这意味着它可以使用患者身体的三维扫描来规划手术的准确位置,钻孔和插入螺钉。2016年TiRobot在脊柱融合手术中进行了III期试验,同年第三代TiRobot在中国获得批准。

强生公司现在将与天智航合作,在中国共同销售和分销TiRobot,还签署了一项研发协议,具体细节尚不清楚,但计划似乎是使用该设备帮助放置骨科植入物。

强生表示,TiRobot是中国目前唯一获批的多适应症手臂机器人技术,具有多种适应症,被批准用于脊柱和创伤领域。但它远非唯一的外科手术机器人:美国机器人辅助微创手术公司Intuitive Surgical在中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该集团没有公布在中国的具体销售情况,但在2019年第三季度,Intuitive Surgical将其43款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运往亚洲。

专业 VS 通用

但天智航的技术涉及的应用领域与IntuitiveSurgical不太相同。事实上,强生所追求的机器人手术技术很少能被认为是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潜在的竞争对手。

Auris Health的Monarch机器人系统是以肺为中心的——就像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一样,它用于软组织手术,但它与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应用范围不一样。第一次人体试验的数据——一项叫做Benefit的55名受试者的研究,于上周公布,表明Monarch机器人可以用于诊断周围性肺损伤。Monarch已经获得了FDA的批准,尽管之前的试验已经在尸体上进行过。

强生公司于2018年初收购了Orthotaxy,研发膝关节手术机器人。这项交易可能在一年左右开始见效:预计将在2020年年中向监管机构提交上市申请。之后,强生计划将Orthotaxy的技术应用扩展到其他骨科手术中。

另外,今年4月份,美国生物科技公司Histosonics完成5400万美元C轮融资,强生就有跟投,Histosonics生产了一种机器人装置,利用聚焦声波能量进行组织解剖(细胞破坏),在保留健康结构的同时杀死目标组织。今年结束了一项针对原发性和转移性肝癌消融的10名患者试验,不过数据尚未公布。

有趣的是,参与Histosonics此次融资的其他投资者包括放射和质子治疗领航者Varian Medical Systems公司、以及IntuitiveSurgical和Auris的创始人Frederic Moll。Frederic Moll博士现在是强生医疗器械部门的首席开发官。

如果说强生公司专注的机器人手术领域正在向前推进,VerbSurgical似乎被困在胶着状态。强生已经成功地在普通外科、减重、妇科和胸部外科进行了手术,这表明VerbSurgical公司的系统具有广泛的适用性,理论上意味着它可能是Intuitive Surgical旗下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竞争对手。

但在7月份的一份报告中,Stifel的分析师写道,随着公司对平台的评估,VerbSurgical手术机器人的开发“似乎被推迟了”。强生已经与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就这项技术进行了讨论,但还没有提出具体的申请、批准或上市时间表。

就连使用Verb Surgical公司技术的研发活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个谜;clinicaltrials.gov没有查到相关试验的列表,Verb Surgical本身当然也没有发布任何公告。投资者的期望肯定不止这些。Verb Surgical越早报告进展越好。

1572336544135578.png

2、前Medivation CEO联手秘密创办癌症公司,A轮融资高达2.75亿美元


1572336455458582.png

David Hung博士经历了一段传奇的几年:从Medivation的创始人兼CEO,到2016年9月被辉瑞以近140亿美元的高额收购了,他接着去了Axovant担任CEO,但似乎不是很顺利。

他现在想扭转局面。去年,他悄悄地创立了一家名为NuvationBio的新肿瘤公司,他显然一直在忙着与有钱人见面,因为就在昨天(10月28日),宣布了高达2.75亿美元的A轮融资。

Omega Funds在一份声明中说,这轮庞大的投资是由Omega Funds “领投、组织和联合”的,其他许多基金也参与其中,包括:Aisling Capital、Altitude Life ScienceVentures、 The Baupost Group、BoxerCapital of the Tavistock Group、EDBI (一基于亚洲的全球投资者), ECOR1 Capital、Fidelity Management andResearch Company、Pavilion Capita、Perceptive Advisors、Redmile Group、Surveyor Capital (aCitadel子公司) 和其他机构投资者。

正如你在这个阶段所料,该公司研发管线的具体细节未披露。这笔资金将“使Nuvation Bio能够扩大其开发活动,并推进其一些肿瘤学项目”,虽然昨天推出,但它仍处于隐形模式,所以目前不要期待更多。

再深入一点看,David Hung提供的信息只有:“专注于开发下一代治疗方法,以满足肿瘤学中尚未满足的最重要需求[……]Nuvation Bio的专利产品组合包括七个新颖的和机制上不同的肿瘤学项目,每个项目都有多种候选药物。”

David Hung将担任Nuvation Bio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之前在Axovant Biotechnology,该公司老年痴呆症疗法展现希望后曾启动IPO并股票大涨,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随后Axovant转向了基因疗法,而现在,Hung似乎又回到了他以前公司Medivation关注的癌症生物技术领域。除了这段经历,他还带了很多他以前Medivation的旧员工加入Nuvation阵营。

他说:“我对Nuvation Bio的愿景是为患者提供巨大的医疗进步,满足他们在广泛的肿瘤领域中未满足的需求。”

“我对我们在Medivation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在短短七年内开发出了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前列腺癌药物之一。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我们可以做得更多。现在,我们在Nuvation Bio有七个不同药物机制的项目,加上Omega Funds和强大的投资者财团的大力支持,我们完全有能力扩大我们在Medivation开始的使命。我和我的团队非常高兴能为肿瘤学中尚未满足的最重要需求开发出更多突破性疗法。”

“Omega Funds的整个团队都很高兴能与David合作完成Nuvation Bio的A轮融资” Omega Funds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Otello Stampacchia博士补充道:“Nuvation Bio创新管线的广度和深度需要大量的初始投资。通过联合一项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A轮生物技术融资之一,David和他的杰出团队完全有能力推进Nuvation Bio的深度治疗组合,专注于显著提高癌症患者的治疗水平。”

3、GSK新型首创抗生素gepotidacin进入III期试验

1572336496282900.png


▲葛兰素史克首席科学官HalBarron

最近,葛兰素史克(GSK)正推进旗下抗生素的III期试验,因为各国政府继续敲响抗生素耐药性的未来警钟。

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GSK是最后几家仍在研发抗生素的制药公司之一,目前正在进行一种首创的新型化学抗生素的III期试验,这种抗生素的作用机制“不同于任何目前批准的抗生素”。

这种被称为gepotidacin的药物,属于三氮乙酰萘细菌拓扑异构酶抑制剂的一类,目前正在无并发症的尿路感染(uUTI,又称急性膀胱炎)和泌尿生殖道淋病(GC)患者的晚期项目中进行测试。

尽管这并非孤军奋战:Gepotidacin来自葛兰素史克、美国政府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ARDA)和国防威胁缓解局(Defense Threat ReductionAgency)之间的公私合作关系。这项合作建立于2013年,葛兰素史克从2007年就开始研发该药。

“鉴于抗生素耐药率的不断上升,加上gepotidacin独特的作用机制,我们相信,这种药物有可能改变目前治疗方案有限的单纯尿路感染和泌尿生殖道淋病患者的治疗选择。” 葛兰素史克首席科学官兼研发总裁哈尔·巴伦(Hal Barron)医学博士说。

第一项研究(EAGLE-1)将在600名GC患者中比较gepotidacin、头孢曲松和阿奇霉素,而第二项研究(EAGLE-2)将在1200名uUTI患者中比较gepotidacin和硝基呋喃妥因(一种获批的一线抗生素)。

GSK表示,预计第一批数据将在“2021年底”公布。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市场上没有很多新的抗生素上市,而抗生素耐药性使得细菌进化成不被老抗生素杀死,如果不生产新的抗生素,曾经容易治疗的感染可能再次成为致命的威胁。

制药公司面临的问题是抗生素研发的投资回报率很低甚至没有。

癌症和罕见疾病药物的研发虽然成本高昂,但总会有更大的回报,因此这些已经成为大多数大型制药公司的主要关注点,只有极少数从事抗生素研发工作。

各国政府正在研究新的方法,以更好地激励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生产新的和下一代抗生素,不过目前看来,合作和公私交易似乎是前进的方向。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497。
肿瘤免疫投资研究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0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