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9-12

在特朗普政府高压下,赴美追求梦想的科学家选择回归祖国

编辑 | 闫慧颖

编者按:

随着中美科学技术水平差距的不断缩小、中国政府大幅加大对科学研究的资金与政策支持、风险投资对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愈发青睐,越来越多的华人科学家选择回国发展。而近年来特朗普政府对华人科学家的“严苛”政策、华人科学家在美国遇到的职业发展瓶颈,更是加速了这一潮流。虽然国内学术界与药物研发界相较美国太过急于求成的功利性氛围,可能让这批真正有能力、有抱负的归国华人科学家稍感不适,但他们更看重的是国内充满机遇的发展前景。不过相较男性科学家,国内对职场女性的“偏见”却成了女性华人科学家归国的一大阻碍。

1568269175792876.jpeg

▲韩霆 从美归国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21世纪之初,清华大学毕业生韩霆追寻着自己的梦想来到美国从事生物学研究。他考入密歇根大学,并于2013年获得博士学位。

这对韩来说是重要的一步,他开始畅想自己在美国的职业生涯和生活。

“当时,我一心憧憬着成为美国的一名教授”,他说。

在西方国家定居的兴奋转瞬即逝。两年前,现年36岁的韩回到北京,在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NIBS)成为一名助理研究员。“我们去美国是为了我们的梦想,”他说,“但我们回来是为了做更伟大的事情。”

几十年来,人们一直认为,雄心勃勃的中国科学家会被广阔的职业发展机会和世界一流的实验平台吸引而永远留在美国。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博士生和博士后选择回到中国。虽然现在关于科学家移民回中国的数据有限,但是通过美国生物医药媒体STAT采访的中国学生、学者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也可以清楚地看出这种趋势。

如果确实存在这样的趋势,这可能标志着在美国接受大学教育的顶级科学家们的“人才流失”——这将有可能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并成为中国能否超越美国成为科学强国的关键因素。

1、不断缩小的中美科学水平差距

中国对科学研究的投入众所周知,同时也通过提供丰厚的薪酬和完善的实验设施积极地争取科学家回国。归国的科学家指出了其他同样重要的因素:中国的日益繁荣以及离家人更近的距离。两国在科学水平上的差距正在缩小,而在美国获得研究资助的难度越来越大,这对那些在这里寻求职业发展的人来说,是一种无形的障碍。一些科学家说,他们在美国感到不受欢迎;不过女性受访者表示,她们在美国面临的性别偏见较少。韩说,中国科学家的归国潮“在很大程度上与特朗普政府不无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加强了对科学家的审查,声称这些科学家涉嫌与未披露的外国资金或与外国机构有联系,特别是中国。许多在美的中国研究人员对此感到担忧。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的博士后Isabella Xu于201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她说:“研究者试图从其他国家获得资助的情况并不罕见。所以,如果我们假设每个群体都有一定比例的人没有正确报告(他们的资金来源),那么专门针对某个国家就有点奇怪了。”

美国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专攻国际学生移民模式的社会学教授马颖毅(Yingyi Ma)表示,她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回国学生的比例“在过去几年有所上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政府对移民不是很友好,”马说,“各种各样的言论和氛围让外国人有点担心。”

1568269218420136.jpeg

两年前,韩从美国回到北京,他说,“我们去美国是为了我们的梦想,但我们回来是为了做更伟大的事情。”

在生命科学领域,中国长期处于美国的阴影之下。优等生总是去美国学习和发展事业。“21世纪初,美国和中国在研究水平上存在明显的差距。”Xing Zeng回忆道,他和韩一样毕业于清华大学,现在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后。当时在中国,研究经费不足、缺乏优秀的科研人员。当学生阅读学术论文时,他们几乎看不到来自中国实验室的研究,大多数顶尖的研究来自美国。

Li Ye现在是加州著名的斯克利普斯研究所(TSRI)的助理教授,她和Zeng、韩曾一起就读于清华大学。他说他的同学毕业后几乎都出国了,大部分去了美国,而去美国的人很少回到中国。“在90年代,这是闻所未闻的。”

“事实上,人们的看法是,回到中国的人是因为在美国遇到了麻烦,无法过上好日子,这才是他们回到中国的原因。” Kangyu Zhang说。2002年Kangyu Zhang在上海复旦大学获得生物学学位,在美国工作一段时间后于2018年回到中国。

类似Kangyu Zhang这样的并不少见。橡树岭联合大学(Oak Ridge Associated Universities)是一个由100多所美国大学组成的联盟。据该机构估计,2001年,中国公民在获得其中一所大学的科学或工程博士学位五年后留在美国的比例为98%。到2015年,最新的统计数字已经下降到85%。

虽然过去15年中国的科研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与美国的同行相比仍有一段差距。“中国的顶级科研机构可能与美国的顶级科研机构相当,但中国科研机构的水平分布有很大的断层。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博士后Xu说, “如果你去中国所谓的中等水平的研究机构,它与美国的中等水平并不是同一概念”。

不过,Zeng表示,当时清华大学超过一半的出国同学已经回到中国。他自己也正在考虑回国的机会。

 中国吸引学者回国的另一个因素是生活水平的提高。

30年前,中国的生活质量明显落后于西方。“对于我父母那一代的很多人来说,留在美国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想让自己的孩子在更好的环境中成长,而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待在美国。” Xu说,“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我们并不真的担心这个——因为现在中美两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其实差不多,而且有些人在故乡感觉更舒服。”

对于许多海归来说,他们对父母也有强烈的责任感。这也是QiyueHu于1996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于2011年回国工作的原因之一。

Hu说:“在中国文化中,父母在不远游是传统,父母年老之后尽赡养义务是基本道义。”

2、华人科学家在美国遇到的职业瓶颈

在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攻读博士后期间,韩霆发现自己越来越被中国科学界所吸引,而且中国的科研投入显著增加。

2000年,中国学术机构和政府机构的研发支出是美国598亿美元研发支出的22%,近年来这一比例呈指数级增长,2017年达到美国1237亿美元研发支出的90%。

image006.jpg

▲1991-2017年中美学术&政府机构的研发支出对比

另一个吸引科学家回国的因素是:从本世纪初开始,为建设和改善科研环境,中国开始招募出生于中国、在美国接受教育的杰出科学家。

“这一直是推动变革的一个主要因素,”韩说,他是通过千人计划回国的。中国政府于2008年创建了这个项目,正式开始招募国外顶尖机构中成熟的以及处于早期职业上升期的科学家,帮助他们在中国建立实验室、开拓职业生涯。

在密歇根大学攻读博士期间,韩表现出色,他的导师鼓励他在美国从事研究、继续攻读博士后。然而,他看到了中国的机遇,同时也注意到中国同事在竞争激烈的美国就业市场上如何苦苦挣扎。

由于求职申请人往往具有相似的科学素养,一些求职者认为,最终的录取决定取决于主观标准,如个性、适合度和多样性,而中国出生的科学家并不总是符合面试委员会寻找的特征。

“这些事情都是由同行来评估的,对吧? 这些都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东西。” 韩指出,中国人倾向于与其他中国人交往,并不总是出于自愿。“中国人很难进入美国的核心圈子,” 韩说,“很多(决定)都是基于个人特点做出的。”

除了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美国的研究人员还必须不断地申请经费,并面临被多次拒绝的风险。NIH资助教授的主要研究基金R01,在对韩等癌症生物学家的资助比例始终徘徊在10%左右。而据中国主要资助机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NNSF)的数据,在中国,癌症研究人员获得资助的比例大致相仿,约为15%,但申请人的竞争力不如美国,因此像韩这样的海归科学家更容易获得项目经费。

“通常情况下,你写一到两笔(项目申请),就能得到一笔经费。”作为一名中国顶尖机构的研究员,韩在谈到同事们的经历时表示,“在美国不可能有这样高的成功率。”

韩还意识到,虽然美国通常对实习生很友好,但当中国科学家成为教授时,可能会遇到发展的瓶颈。“管理这个部门的人往往是老白人(男性)。” 他表示,“中国教员并不能进入管理层。”

在读到一半的博士后时,韩决定他不想成为美国体制的一部分,并将他的求职范围定在了中国。在中国,工作机会多很多,像他这样的科学家也相对容易获得经费。2017年,他加入了NIBS。

韩每年从NIBS获得的研究经费略高于25万美元,与美国研究生从R01获得的薪水类似。不过在中国,像小鼠等实验动物资源的成本要低得多,所以相当于资金更富余。拥有一个由12名研究人员组成的实验室,韩说他没有感到任何申请额外经费的压力,他可以专注于他的研究和培训。

他承认,“在中国,没有多少人在做原创、高影响力的研究。中国有太多的科学家专注于可以立即发表的短期研究项目。我在美国学到的是如何选择一个重要的课题——就是思考一些可以有长久、持久意义的事情。”

这就是他和在美国接受教育的科学家带回国的科学态度。韩认为,NIBS和中国其他机构正在为这类研究的开展创造环境。

另一个吸引科学家回国的重要因素是中国蓬勃发展的生物制药产业,上海、杭州、深圳和广州都是生物制药的主要中心。这种繁荣源于风险投资者对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激增。根据生物技术创新组织(BIO)的分析,2009年,风投向中国生物技术企业投资了500万美元,约为当年投向美国生物技术公司35亿美元的0.14%。2018年,风投向中国生物技术企业投资24亿美元,约为美国123亿美元投资总额的19.5%。

image008.jpg

▲2009-2018年风投向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额变化(单位:百万美元)

2011年回国的行业科学家Qiyue Hu表示:“资金增加的部分原因是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希望活得更长久、更健康,因此人们越来越多地把钱投入到更长期的投资中,比如医疗保健。”

1998年从佐治亚州立大学获得有机化学硕士学位后,Hu加入了圣地亚哥的一家小型生物技术公司。“我太激动了,”Hu回忆说,他没想到能留在美国。该公司很快被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收购,后者在2000年被辉瑞收购。这是十年动荡的开始,辉瑞收购了一个又一个公司。从2003年到2011年,Hu在辉瑞经历了五次重组。

“当时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我认识一些多年的老员工,突然间,他们就被解雇了。”

Hu决定是时候考虑回中国了。“我的事业没有取得进展,”他回忆道,“事实上,它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我必须想办法改变这种状况。”

当时,中国的医药工业并不像今天这样发达。但是,Hu看到了职业发展的机会,他想知道在中国公司工作会是什么样子。父母年龄越来越大,Hu想和他的父母离得更近,他也希望他的孩子能流利地说中文。2011年,他来到上海,加入了成立于1970年的恒瑞药业——中国最大的制药公司之一。

Hu在恒瑞没有经历重组,只有成长:“如今在中国,我不认为你会担心就业问题。”

Hu在辉瑞经历的重组,与10年后 KangyuZhang在百时美施贵宝(BMS)经历的重组类似。Zhang在南加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13年加入BMS之前曾在耶鲁大学工作。2013-2018年,由于公司重组,他换了5位经理。

“我在BMS的职业发展非常缓慢,几乎是停滞不前的。”他说。

Zhang于去年回到中国,加入杭州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负责生物信息部,并对该部门进行了改革。他说:“这是一个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美国永远都无法体验到的晋升机会。”

今年早些时候,他加入苏州一家免疫肿瘤公司基石药业,担任生物信息学和生物标志物研发组的高级主管。

然而,尽管中国的生物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但Hu和Zhang都认为仍存在创新滞后的问题。中国企业过于专注于研发一种能够迅速产生收益的产品,这是一些像他们这样拥有多年大型跨国制药公司工作经验、技能和思维方式的归国科学家们正试图改变的东西。

“要使发现更具创新性,”Zhang说,“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的学术和生物制药环境已经取得了足够的进步,许多即将毕业的博士生不再认为有必要出国接受博后培训。

“虽然恒瑞仍然在招聘有海外经验的学者,但该公司也招聘了越来越多没有海外经验的人。”Hu说,“这意味着中国的研究生院培养体系正在迎头赶上。”

然而,对于女性来说,留在中国或回国就不那么有吸引力了。许多接受采访的研究人员表示,回到中国对男性的吸引力往往大于女性。“来到美国后,女性通常会感到自己被赋予了权力,而且更受尊重。”这位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博士后研究员Xu解释说,“在美国,没有任何规矩说女人能或不能做什么。但在中国,许多人认为,哦,你是一个女孩,你不需要工作太努力了。”

“(在中国)性别歧视比在美国更普遍。”社会学教授马表示赞同。

因此,近年来中国科学家的回国潮可能更多地是由男性推动的。

image010.jpg

▲韩通过中国的千人计划回国

3、美国付出的代价

当科学家们在训练结束后回到他们的祖国时,美国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通常获得全额资助——一般是由联邦政府拨款。举一个精英人才的例子,哈佛大学生物医学科学博士的学费在6年时间里平均每位学生超过40万美元,包括学费、助学金和医疗保险。

因此,社会学教授马表示,留住国家自己培养的年轻研究人员符合国家的利益。

但对许多中国科学家来说,获得H1B签证在美国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这使他们无法在毕业后留在美国。马说,在目前的签证制度下,“美国政府正在花钱培训和教育中国学生,并把他们送回中国。”

然而,即使签证政策有所改变,中国也仍对许多本土出生的科学家抱有很大的期望,而且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中国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

NIBS的研究员韩说:“就你的职业发展而言,中国的蓬勃发展为你实现抱负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参考资料

https://www.statnews.com/2019/09/03/amid-us-scrutiny-chinese-scientists-return-home/

https://www.statnews.com/2019/06/05/nih-has-referred-16-allegations-of-foreign-influence-on-u-s-research-to-investigators/

https://orise.orau.gov/stem/workforce-studies/stay-rates-of-foreign-doctorate-recipients.html

https://www.nsf.gov/statistics/2018/nsb20181/report/sections/science-and-engineering-labor-force/immigration-and-the-s-e-workforce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447。
深度解读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0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