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9-05

美柏头条 | 过去十年新药上市数翻倍,实力还是运气?

本期编辑 | 双

1、过去十年新药上市数翻倍,实力还是运气?

1567665783786897.jpeg

当一家制药公司与竞争对手相互比较时,最重要的问题是:哪家公司在将新药推向市场方面做得最好?

这也是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没有一项完美的项指标能清楚地说明制药公司在研发方面做得如何,特别是因为制药行业的胜负有时可以归结为随机偶然和该死的运气。

不过,一个简单实用的衡量标准是统计每家公司获批的新药数量。您可以看到下面13家最大公司的努力成果,这要感谢InnoThink生物医学创新研究中心的Bernard Munos提供的数据。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衡量标准,它提供了有关行业顶级公司研发生产率的深度见解。

在这个列表中,表现最好的是诺华(NVS)、葛兰素史克(GSK)和强生(JNJ),其次是辉瑞(PFE)。

1567665805514518.jpeg

▲2009-2018年13家生物制药巨头的新药上市数

请记住:这是一个不完美的衡量标准,例如,它不能解释收入。默克公司的抗癌药物Keytruda今年的销售额有望超过100亿美元,其价值远远超过几乎任何其他药物。另一方面,获批多种新药并不能保证经济效益上的成功。这是葛兰素史克(GSK)在这段时间内在抗癌药物方面的经验。

而且,在某些时候,人们会对“新的”和“药物”的定义产生分歧。从技术上讲,这张图表列出的“新药”专指“新分子实体(NME)”——即以前从未使用过的全新分子。当然,已获批的“旧药”被批准用于新的适应症也同样重要,但不列入此次统计中。

即使将衡量标准简化到如此地步,仍会留有争议之处。例如,辉瑞公司辩称,旗下预防肺炎球菌感染的疫苗Prevnar 13应该被计算在张图表中。Prevnar 13是辉瑞最畅销的产品。但Munos却不同意。他的数据库只统计通过重组DNA技术生产的疫苗;Prevnar 13是现有产品Prevnar的扩展版本,该产品于2000年获得批准,覆盖的肺炎球菌菌株少了6种。

还有一个问题是,当两家公司合作时,又该如何计算新药数量?Munos只计算一次,无论哪家公司收到了FDA的获批信。

尽管存在这些局限性,但数据显示,生物制药公司的研发团队在过去10年中真是兼具运气与实力。要知道,此前分析师曾一度担心药物研发的枯竭将使制药公司极难成长。这些公司获批的新药数量平均翻了一番,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不过Munos仍然认为,考虑到用于研发的数十亿美元以及目前新药必须填补的数十亿美元销售额,药物研发实验室的生产力还是不够。

深入研究这些数据可以挖掘更多信息,例如哪些疾病是生物制药公司的重点关注领域。其优势在于,这是一个相对清晰的衡量标准,当人们在黑暗中摸索时,它可以帮助人们看清未来的研究趋势。

2、Insilico的AI网络50天内合成纤维化疾病DDR1抑制剂

1567665855897002.jpeg

在将人工智能(AI)引入医疗保健和生物制药行业的淘金热中,AI一直被认为是加快药物开发和发现步伐的重要手段。或模棱两可、或斩钉截铁,许多公司声称他们的代码可以帮助早期的研发更快、更深入、更便宜。

现在,Insilico Medicine可能已经找到了重大突破,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表明,Insilico的计算机网络可能会将传统的药物研发项目的耗时(hit-to-lead)削减数十年。

1567665877885355.png

▲Insilico Medicine的AI药物筛选、合成网络 图源 :Insilico Medicine官网

仅在21天的时间里,这家初创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利用其AI程序构思并产生了3万种新的小分子,这些小分子可以对抗纤维化。在接下来的25天内,他们筛选并合成了六种最有前景的化合物,并在体外测试了它们的选择性和代谢稳定性,最终精挑细选出的候选药物在活体小鼠模型中显示出良好的活性。

“这篇论文是我们走向AI驱动的药物发现之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Insili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Alex Zhavoronkov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在,这项技术正在成为主流,我们很高兴看到几年前开发的模型和针对更简单靶点生产的分子在动物身上得到实验验证。”

这些化合物的目的是抑制盘状结构域受体1(DDR1),DDR1是一种发现于上皮细胞上的受体酪氨酸激酶,参与纤维化疾病和紊乱。此靶点由药明康德筛选出。

为了设计和构建它们,Insilico开发了机器学习方法GENTRL,命名为生成性张量强化学习,它优先考虑合成化合物的可行性、对生物靶点的有效性以及根据医学文献与其他专利分子的区别。

该算法使用两步过程映射和探索化学空间参数内新化合物的结构,并使用基于DDR1和常见激酶抑制剂的机器学习模型。然而,展望未来,新产生的化合物可能仍需要针对不同的药用特性进行优化,Insilico说。

“通过使新分子的快速发现成为可能,并使GENTRL的源代码开源,我们为创造和发现治疗不治之症的新的救命药带来了新的可能性,是时候首次广泛公开这种强大的技术了” Zhavoronkov说。

3、Nkarta融资1.14亿美元将NK细胞疗法推向临床试验

1567665941831255.jpeg

近日,安进风投和医疗投资公司DeerfieldManagement为美国细胞治疗公司Nkarta Therapeutics注入了1.14亿美元的B轮融资。目前Nkarta已经了启动自然杀伤(NK)细胞疗法的临床试验、建立了一个生产基地并推进了其早期研发管线。

从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疗法到T细胞受体疗法,针对癌症的细胞疗法主要集中在T细胞上。Nkarta另辟蹊径,把重点放在了NK细胞上,它们与T细胞来自同一个家族,但工作方式略有不同。T细胞是适应性/后天免疫系统的一部分,这意味着它们需要被激活(priming),才能追杀抗原呈递过来的入侵者或肿瘤细胞。与之相对的是,NK细胞是先天免疫系统的一部分,不需要这样的激活就能靶向和杀死肿瘤细胞。

1567665960863158.png

▲先天免疫系统-NK细胞示意图 图源:Nkarta官网

Nkarta相信使用NK细胞可以扫清CAR-T疗法在血癌领域面临的挑战。它还可以减少CAR-T的严重不良副作用,如当CAR-T细胞过度激活免疫系统时导致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

Nkarta新获得资助将用于旗下同种异体或“现成的”自体NK细胞疗法的血癌和实体瘤临床试验项目。这种NK细胞疗法——NKX101,针对的是一种叫做NKG2D的细胞表面受体,被发现于各种免疫细胞上。资金还将用于支持靶向B细胞恶性肿瘤中的CD19的CAR-NK项目的新药临床试验(IND)申报和临床研究。

1567665985523983.png

▲Nkarta的NK细胞疗法NKX101示意图 图源:Nkarta官网

Nkarta公司将完成在南旧金山建立GMP生产基地,为其早期研究提供支持,并将继续筛选更多以NK细胞为基础的候选药物。

“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致力于为患者提供我们潜在的改造性、工程化和现成的NK细胞疗法”,Nkarta首席执行官Paul Hastings在声明中说:“由于预计明年会有多项涉及血癌和实体瘤的临床试验IND申请,现在正是为公司下一阶段的发展提供资金的时候。”

此次融资Samsara BioCapital领投,安进创投、Deerfield、Life Science Partners、Logos Capital、RA Capital Management及其现有投资者NEA Ventures、Novo Holdings 和 SR One跟投。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438。
创新药投资研究企业分析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0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