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8-14

美国两党人士一致呼吁FDA严惩诺华数据操纵劣行;诺华出售PI3Kẟ抑制剂罕见病项目…

本期编辑 | 双

1、诺华基因治疗Zolgensma数据操纵丑闻愈演愈烈,民主党人呼吁FDA严惩

美国时间8月7日,各大媒体披露了诺华公司新收购的基因治疗子公司AveXis,为获得FDA对旗下致命性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基因治疗Zolgensma的批准,对所使用的数据进行了操纵。

当天,诺华CEO Vas Narasimhan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强调诺华已妥善处理了危机,并解释:“我们在3月初收到了关于数据操纵的警报,并与外部律师进行了内部调查。完成内部调查后,我们便向FDA主动报告此事,我们现在正在辞退AveXis涉嫌此事的少数科学家。”

1565771705836689.jpeg

▲诺华CEO Vas Narasimhan

然后,FDA与各大媒体对Narasimhan 的解释并不买账。FDA局长Ned Sharpless博士当天在推特上严厉警告:“FDA将尽其全部权力采取适当的行动,其中可能包括民事或刑事处罚。”

而最近,美国的参议员也加入了对诺华的声讨队伍中。

“为什么要等三个多月诺华才主动报告FDA有关Zolgensma数据操纵的问题?为什么要在记录初始问题和打开不合格报告单(NCR)之间等待两个月?FDA又将采取怎样严厉的行动?”

就在几个月前,Zolgensma获得了FDA批准,并以2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而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药物。目前欧洲药品管理局已经将Zolgensma的加速评估推迟到一个更长的标准评估阶段。

诺华CEO Narasimhan所解释的和FDA所发现的似乎也存在差异。例如,Narasimhan在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在3月中旬获悉这些数据操作后,就对其进行了内部调查,然后在5月启动了“全面技术质量调查”。

而根据最近发布的FDA 483表,最初的指控早在3月14日就被记录下来,但为什么直到5月15日不合格报告单才(NCR)被打开?其原因却没有相关记录。FDA还表示,“该NCR中没有任何文件表明对所有其他可能受影响的数据、研究和报告进行了审计,或计划对其进行审计,以确定是否存在数据管理不当或操纵的证据,或不进行/计划此类审计的理由。”

FDA组织和高级疗法办公室(OTAT)主任Wilson Bryan在7月份的备忘录也指出,这一问题不会以快速的方式得到解决,Zolgensma的III期试验的结果似乎不会受到影响。

“对Zolgensma数据操纵影响的全面评估将需要额外的调查,FDA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BER)内部和Avexis内部的讨论,可能需要Avexis提交以及FDA审查一个或多个生物制品许可证申请(BLA)的补充材料,可能需要至少几个月。” Bryan写道,“数据操纵丑闻似乎可能会影响对Zolgensma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的解释,以及对原始BLA中部分(但不是全部)非临床研究结果的解释。目前为止,数据操纵丑闻似乎不会影响动物毒理学研究或III期临床试验结果的解释。”

五位民主党参议员(包括总统候选人BernieSanders 和Elizabeth Warren)随后言辞激烈地抨击了诺华数据操纵事件,称这起丑闻“反映了制药行业的特权和贪婪。”

他们还呼吁FDA对诺华收购的基因治疗子公司AveXis追加刑事责任,并且追问FDA是否计划重新发布对诺华“数据作假”的最终判决(FDA本月计划撤销这一判决)。

AveXis发言人告诉福克斯:“我们已经并将继续与FDA密切合作,以适当更新我们的BLA提交文件,并解决发现的任何质量缺陷。”

抛开Zolgensma不谈,这不是FDA近几个月来首次对诺华的临床试验操作提出质疑。

2、穷追不舍——知名共和党人公开质疑诺华数据操纵事件

最近,诺华已经在美国参议院找到了另一位著名的批评家——ChuckGrassley——一位位高权重的共和党人和财政委员会主席。

1565771764912922.jpeg

▲Chuck Grassley

参议员Chuck Grassley出面谴责诺华CEO Vas Narasimhan,称这家制药巨头决定将操纵数据隐藏几个月,因为FDA正准备批准世界上最昂贵的治疗方法Zolgensma,而这一行为可能对患者产生不利的影响。

在给诺华CEO的一封公开信中,Grassley列出了对公司内部审查记录的一系列要求,以及这位爱荷华州的资深参议员在自己调查围绕诺华数据操纵疑云时希望被回答的问题。以下是Grassley的问题清单:

● 被FDA扣留的Zolgensma有关数据的所有记录?

● 诺华内部调查有关Zolgensma数据操纵的所有记录?

● 诺华在什么时候得知它向FDA提交了有关Zolgensma的操纵数据?

● 诺华在什么日期对操纵数据进行了内部调查?

● 诺华公司何时结束内部调查?

● 有多少诺华员工因操纵Zolgensma数据而被解雇?

● 您采取了哪些步骤来确保未来产品不会出现类似的数据操纵事件?

Grassley还表示希望诺华CEO Narasimhan能在8月23日之前给予回复。

Grassley致Narasimhan的信是在参议院一个民主党团体的挑战下发出的,该团体包括两位竞选总统的候选人:Bernie Sanders 和 Elizabeth Warren。尽管如此,Grassley还是第一个参与调查此次丑闻的知名共和党人。

Narasimhan的立场是,诺华希望在告知FDA之前进行自己的调查,淡化所讨论的小鼠实验的重要性,并坚定地捍卫将Zolgensma作为治疗SMA婴儿的突破性药物。然而,对诺华展开公开批评的政客并不打算放过此事,这使得诺华面临着另一场世界级的道德败局。

早在去年,诺华就经历了一些了与定价有关的营销丑闻,因 “以超过100万美元的价格雇佣特朗普律师Michael Cohen”事件成为公众焦点。

此次数据操纵丑闻发生后,专门禁止制药公司隐藏数据的提议可能会再次出现在FDA议程上。

3、诺华将以折扣价出售III期PI3Kẟ抑制剂罕见病项目

荷兰生物技术公司Pharming希望在其遗传性血管性水肿(HAE)专利药Ruconest的基础上,以仅2000万美元的价格从诺华制药公司手中抢购到一种III期罕见疾病药物——PI3Kẟ抑制剂CDZ173。

诺华正在出售CDZ173(一种小分子磷酸肌醇3激酶ẟ/PI3Kẟ抑制剂)的全球专利权,该抑制剂正在研发用于一种罕见病——活化的磷酸肌醇3激酶ẟ综合征(APDS)。诺华公司将完成CDZ173的II/III期注册试验,以及正在进行的药物公开标签扩展试验。

在APDS这种疾病中,PIK3CD基因的突变刺激了PI3Kẟ的过度激活,导致免疫系统功能紊乱、病变以及癌症。葛兰素史克公司在第二阶段有一个名为GSK2269557的II期抗APDS试验,尽管它最近剔除了一个使用GSK2269557的慢性阻塞性肺病试验,因为该公司削减了呼吸道研发管线。

Pharming认为CDZ173会是对他们5年前批准的HAE专利药Ruconest一个很好的补充,因为治疗APDS的医生通常也会治疗HAE,购买CDZ173有望帮助其达到简化商业运作的目的。

购买III期药物的费用相对较少,这表明这里的商业优势可能不大。PI3Kẟ抑制剂肯定不是什么新概念,例如吉利德的Zydelig以及的Verastem公司Duvelisib(均为PI3K抑制剂新型抗癌药),但Zydelig和Duvelisib带来的商业价值有限。诺华公司选择推进PI3K抑制剂在非癌症领域的使用,可谓是另辟蹊径。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410。
深度解读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13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