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7-26

美柏头条 | 首个非注射型抗低血糖粉获批;“O”药非鳞状NSCLC临床试验失败;PARP抑制剂有望作用于非BRCA-突变肿瘤…

本期编辑 | 鲸落,Nora,Catherine Li


1

礼来:美国首个非注射型抗低血糖粉在美获批

▲Christi Shaw,礼来

就在礼来生物医药首席执行官Christi Shaw告别诺华的Kite商务业务主管几天后,这家美国制药商公布了一款新获批的、美国首个针对严重低血糖的非注射型制剂——Baqsimi®

严重低血糖意味着血糖水平迅速下降,可导致昏迷或晕厥等症状,是糖尿病患者接受胰岛素治疗时的常见并发症。

过去,若若出现低血糖发作,患者将不得不接受胰高血糖素注射治疗,这是几十年前批准的治疗方案,使用步骤繁琐。而礼来公司的Baqsimi®是一种作用于鼻腔的粉末,使用方便、小巧、便携,适用于≥4岁的患者。

Baqsimi®是礼来2015年从Locemia Solutions公司收购的,它通过刺激肝脏将储存的葡萄糖释放到血液中,达到提高血糖水平的目的。两项临床试验均提示(一项80例,另一项83例),与传统注射用胰高血糖素针相比, Baqsimi® 展现了毫不逊色的升血糖效果。

礼来表示,预计Baqsimi®将于1个月内在零售药店上架,该产品在美国的标价为每盒280.80美元,两盒561.60美元。礼来表示,公司正与保险公司讨论如何获得赔偿方案:“如果使用储蓄卡,那么合格的商业投保糖尿病患者可以支付低至25美元的两份Baqsimi®(1个双包装或2个单包装)。”

这家美国制药公司是全球三大胰岛素生产商之一[另两家为赛诺菲(Sanofi) 和诺和诺德(Novo Nordisk)]。据美国糖尿病协会(ADA)统计估计,该地区约有125万1型糖尿病患者。据该协会估计,2002年至2013年间,胰岛素的平均价格上涨了近两倍。糖尿病患者配给制和放弃胰岛素的报道已经司空见惯。

今年3月份,礼来公司发布了一份报告,分析了胰岛素治疗的平均定价。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礼来最受欢迎的胰岛素Humalog®的定价增加了51.9%,而礼来实际收到的平均价格、净价格下降了8.1%,因为公司增加了(在某些情况下被迫加息) 其提供的折扣和折扣幅度。当月,礼来还承诺推出Humalog®的半价通用产品,该产品在2018年的销售额中创造了近30亿美元。


2

百时美施贵宝再次折戟——“O”药联合化疗Ⅲ期试验失败

百时美施贵宝的明星抗癌药“O”药(Opdivo®)最近坏消息不断。这家制药巨头在第二季度回顾的前一天表示,Opdivo®临床试验——Checkmate-227的总生存率没有达到主要疗效指标,在非鳞状非小细胞性肺癌并接受过一线治疗的患者中,与单纯化疗相比,联合使用Opdivo®和化疗没有显著优势(中位总生存率 18.83对15.57个月;一年总生存率67.3%对59.2%)。

▲Fouad Namouni,百时美施贵宝肿瘤学研发主管

周三晚间,该公司股价立即跌至红色区域,收盘后下跌了近5%。

百时美施贵宝肿瘤学研发主管Fouad Namouni表示:“虽然这不是我们希望的结果,但Opdivo®联合化疗在非鳞状细胞瘤人群中的一年总生存率,与此前报道的实验结果一致。”

正如Tim Anderson周四早些时候所指出的,情况出现了转机。许多分析人士曾以为第二阶段将取得胜利,这使得百时美施贵宝此次受挫尤其令人痛心。

Checkmate-227试验的1a部分确实达到了总生存率的协同主要疗效指标,“在肿瘤表达PD-L1≥1%的患者中,与化疗相比,Opdivo® + 低剂量Yervoy®(ipilimumab)具有显著优势。”

Anderso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利好消息。

即使与MRK的KN-189化疗组合数据相比,结果不太理想,一些患者也总是更希望使用免疫肿瘤药物联合疗法(IO/IO)从而避免单纯化疗。这是来自现今新闻的“胜利”,但很难量化。

因为这些数据要等到未来科学会议才会公布,所以难以量化。随着投资者对百时美施贵宝的不满情绪日益增加,怀疑论者占据主导。百时美施贵宝对PD-1系列产品的专卖权逐渐输给默克,因为他们公司单抗Keytruda联合化疗的III期试验获得成功。

Bernstein ISI的Umer Raffat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分析,强调了0.86的危险比,并与默克更新后的Keynote-189总生存率0.56进行了对比。他认为他们在第一部分的成功也将使他们落后于默克。

Raffat指出:

基于所有已罗列出的数据点(从CKM-026到CKM-227第1部分到CKM-227第2部分再到AZN的MYSTIC)。大量的证据表明默克已经赶到了前面。这可能也降低了阿斯利康的NEPTUNE或POSEIDON收获“惊喜”的概率。

对百时美施贵宝或阿斯利康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百时美施贵宝——与新基合并而获得主导权,几周前发表研究报告称,他们通过Checkmate- 459研究对比Opdivo和拜耳的Nexavar在肝细胞癌(最常见的肝癌)的一线治疗下,没能达到整体生存率的主要疗效指标。这促使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Vamil Divan指出,投资者可能会观望,直到看到Checkmate-227试验。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对最新的令人失望数据会有如此消极的反应。

默克股价上涨1%。


3

一家生物科技初创公司进军III期研究,并迅速获得5.65亿美元的收购交易

▲Aldo Iacono,马里兰大学

欧洲的一家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非常小心地将重点放在一个III期治疗上,很快就以5.65亿美元收购了一种药物/器械用于治疗一种罕见的肺部疾病。

意大利制药公司Zambon打算支付接近1.6亿美元的现金接手Breath Therapeutics,Breath Therapeutics是一家从PARI Pharma GmbH和马里兰大学Aldo Iacono实验室拆分出来的公司,几年前正式成立时拥有46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和技术。

他们正利用了一种特殊的喷雾技术,使用脂质体环孢菌素A的吸入式配方治疗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综合征,这是一种与肺移植术后5年生存率低相关的孤儿呼吸系统疾病。与首席执行官Jens Stegemann合作的一个小团队将该技术引入了两个III期试验,旨在相对快速地对关键数据进行转变。

▲Jens Stegemann

该A轮融资由来自总部位于巴黎的Sofinova Partners和Gimv共同领导,Sofinova Partners的合伙人Graziano Seghazzi帮助招募ProQR公司的Noreen Henig担任首席营销官。不管该药物在III期的表现如何,他们现在将因这场赌博而得到很好的回报。这笔交易包括4.0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4

研究人员终于知道为何PARP抑制剂有时能在BRCA-突变之外发挥作用

一项最新研究表明,一类强效的癌症治疗方法可能比以前在更广泛的患者中所认为的更吸引目光。

PARP抑制剂,包括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的Lynparza,克洛维公司(Clovis)的CLVS Rubraca和葛兰素史克公司(GSK)的Zejula,它们的作用是阻止PARP蛋白帮助修复细胞中受损的DNA,从而引导癌细胞走上毁灭之路。到目前为止,它们主要用于含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和BRCA突变的乳腺癌。BRCA突变是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会破坏癌细胞的DNA修复途径。(尽管上个月,Zejula入选优先审评被授予优先审批权,以扩大其在伴有或不伴有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的应用)。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分校(UT southwest)绿色生殖生物学科学中心(Green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Biology Sciences)主任Lee Kraus表示,在对DNA修复发起攻击的同时,这些药物也在攻击核糖体(一种制造蛋白质的机制)。“这些发现可能使受益于这些药物的患者数量增加两倍、三倍或四倍。高达70%的乳腺癌患者现在可能是很好的受试者。”

周三发表在《分子细胞》(Molecular Cell)杂志上的这些数据,可以解释为什么乳腺癌患者对PARP抑制剂有反应,尽管没有携带BRCA突变。

克劳斯和他的团队发现了一种潜在的生物标志物,一种叫做DDX21的蛋白质,它是在称为核仁的亚细胞小隔间中产生核糖体所必需的。但是DDX21在核仁中需要PARP-1,这是现有PARP抑制剂的靶点。因此,使用这些药物可以阻断DDX21,从而抑制核糖体的产生。研究人员推测,这意味着核仁中DDX21水平的提高可能表明癌症可能对PARP抑制剂最敏感。

“癌细胞对核糖体上瘾。癌细胞生长迅速,必须制造蛋白质来支持细胞分裂和细胞内进行的其他基本过程。如果你能减缓或抑制核糖体的产生,那么你就能减缓癌细胞的生长。

Kraus等人目前正与德克萨斯大学西南肿瘤学家合作设计临床试验,以验证他们的理论。

Kraus是Ribon Therapeutics的创始人兼顾问,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筹集了6500万美元,目标是其他17种酶家族中的parpPARPs。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生物技术领先项目首先研究的是PARP7蛋白,它也是一种同样被压力和细胞反应机制激活的蛋白质。


5

FDA的Woodcock对NIH在药物开发中的作用发表意见

▲Janet Woodcock, AP Images

FDA药品审评和研究中心(CDER)主任Janet Woodcock周三表示,尽管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药物的发现和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但她认为NIH或学术界不应参与开发新药的商业工作。

这些发表意见作为华盛顿特区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为期两天的会议第一天的一部分,讨论了NIH在药物开发创新中的作用以及对患者准入的影响。

Woodcock指出NIH的研究“非常好地服务了生物医学”,同时解释了NIH的工作是如何在将药物推向市场方面的专业知识相对较少的情况下,主要针对药物开发的早期阶段进行的。

她补充说:“NIH是必要的,它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知识机器推动该领域的发展,培育出了在FDA、工业界和学术界工作的科学家。”她指出,科学是一项以团队为基础的工作,而不是单个研究者。

她还指责制药行业不肯共享那些有助于生物医学生态系统和患者的信息。

她说:“转化研究领域留给制药行业,他们不会共享信息。”“我真的认为你们需要很多跨学科的活动,NIH通过公私合作取得了成功,实现了共同目标,所有事情都公开了。”

但关于NIH对药物开发的总体贡献有多大,这是一个多年来一直在酝酿的问题,她说,她认为这些论点“站不住脚”。

Woodcock说:“我们需要考虑到人类健康问题,”并补充道,“我们的想法应该是如何使这个过程有效,以及如何使它对患者有用。”

她还呼吁借鉴航空业和建筑业的例子重新设计药物开发过程。她说:“通常情况下,他们可以建造一架飞机,而且这架飞机第一次就可以飞行。”她注意到,当桥梁和摩天大楼第一次建造时,它们也是如此。“我们必须对此进行设计,这样就不会每次都出现试验和错误。”

除了 Woodcock的意见外,周三的其他讨论还涉及专利和技术转让政策和战略,以促进联邦资助的生物医学研究转化为药物开发和商业化。周四的会议将讨论药品定价、战略和政策,以确保人们能够负担得起药品的费用。

RAPS:由全球最大的医疗保健产品监管机构美国医疗法规事务学会首次在Regulatory Focus™上发布。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385。
精准医疗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0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