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6-20

投资必读 | 史上最大的17起初创公司诈骗案

来源 | CB Insights


很少有地方比硅谷更能接受新的想法和创新的商业模式。一个合适的人提出一个有前途的想法,基本上就可以让创业者赢得一张空头支票,让他们的愿望成真,或者帮助一个刚刚起步的创业公司获得至关重要的第一笔投资。

但这种模式并不总是完美的。

从Theranos到Hampton Creek,(前一个是血液检测初创公司,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产品却仍然筹集了超过7亿美元的资金;后一个是素食食品制造品牌,通过大量购买自己的商品来夸大其销售量。)硅谷的自由和创新资源,有时会促成各种各样的骗局和彻头彻尾的欺诈。

那些成功的、具有颠覆性的初创企业几乎总有一种原则,就是在成功前假装成功。但是,有些公司就是运气太差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公司存活了下来;一些被迫重新树立品牌,试图与其创始人的恶名保持距离;还有一些则永远消失了。

现在,我们来看看一些著名的欺诈行为,以及它们给那些希望推出自己的产品、公司和基金的企业家们带来的经验教训。

从这17家公司的分析中,我们会发现,从反叛的违规行为到无耻的犯罪行为,这可能是一个灾难性的急剧缓坡。


事件表:

1.Theranos和并不存在的革命性血液测试

2.Zenefits绕开合规规定

3.Honest“诚实公司”在标签上并不诚实

4.Outcome Health为其命运而战

5.LendingClub创始人违反了公司商业惯例

6.Mozido的金融科技欺诈事件

7.Hampton Creek因购买自己的商品而破产

8.Virgin Hyperloop One的乌托邦愿景因欺诈而破灭

9.Rothenberg Ventures违反“信托义务”

10. Skully公司创始人因挥霍无度而面临诉讼

11.Bouxtie没有信守承诺

12.WrkRiot纸牌屋倒塌了

13.Asenqua Ventures:一家伪装成风投的空壳公司

14.Crescent Ridge Capital Partners精心设计的庞氏骗局

15.Autonomy:大数据的大问题

16.Pixelon:在线视频“雾件”

17.Pseudo:被创始人称为行为艺术的公司


1、Theranos和并不存在的革命性血液测试


总资金:1.1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Blue Cross Blue Shield Venture Partners,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血液检测初创公司Theranos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欺诈公司之一。它声称已开发出一项专有技术,允许临床医生在检测患者的血液时,只需要采取典型血液学测试所需血量的一小部分。如果该公司的说法可信,那么该血液学测试所需血量将减少百分之一至千分之一。问题在于Theranos专有的血液检测技术完全是虚构的。

多年来,Theranos一直向投资者,患者和媒体撒谎。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Holmes和该公司伪造了测试结果,误导了合作伙伴对于其技术能力的判断,发布了不符合承诺的不完整设备,并一再否认媒体曝光中对其不法行为的指控。

Holmes对Theranos的血液检测技术的主张并不仅仅是对临床研究数据的夸大或选择性解读,而是完全虚构。

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Phyllis Gardner博士曾经公开警告Holmes假设存在的缺陷,但遭到忽视(有时候再权威的专家也唤不醒一群装睡的人)。从指尖针刺获得精确结果非常困难,结果非常不可靠。这种微量的血液也只能产生非常少的可靠数据,当然不足以在Holmes承诺的各种测试中有效。

结果:

经过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全面调查,Holmes被禁止从事实验室检测行业两年,并最终在2018年夏天被美国司法部以欺诈罪起诉。今年9月,Theranos通知投资者,公司打算正式关闭。

由于庭审证据的范围存在争议,Holmes和前Theranos首席运营官Balwani的庭审被推迟。据估计,目前执法部门查获的逾4TB的数据中包含了数百万页的文件。Holmes和Balwani每人将面临200万美元的罚款,最高将被判20年监禁,他们还可能被要求向受欺骗的受害者支付赔偿金。

image003.jpg


2、Zenefits绕开合规规定


总资金:5.84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科斯拉风投(Khosla Ventures)、Founders Fund、富达(Fidelity)


几乎没有哪个行业像商业健康保险行业那样受到如此严密的审查。销售健康保险的公司必须遵守各州严格的许可证要求,以确保病人的安全。人力资源软件供应商Zenefits在2016年故意规避了这些合规规定。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保险经纪人必须完成52小时的强制性预认证课程,才能在该州合法销售保险。Zenefits的问题暴露于一篇报道。该报道称,加州的Zenefits保险经纪公司利用一种名为“宏”(the Macro)的工具,人为地夸大了该州健康保险经纪公司预认证项目的注册时长。该工具是由泽尼菲斯前首席执行长康拉德(Parker Conrad)编写的。

尽管Zenefits的经纪人仍然必须通过资格预审考试,但不管他们的情况如何,“宏”都能允许他们进入系统。这意味着,尽管Zenefits的经纪人表面上已经通过了州的要求,但记录的虚假人工培训时间可能会使数百名经纪人丧失在加利福尼亚州销售Zenefits计划的资格。

此外,监管机构称,Zenefits的代表在华盛顿州销售的保险计划中,多达80%是由无证经纪人非法销售的。据称,“宏”从Zenefits 2013年成立之初就开始使用,直到2015年夏天Zenefits董事会才首次收到使用警告。

结果:

在有关“宏”的初步报道开始流传之后,Zenefits解雇了一些销售团队负责人。据称,这些人鼓励他们的经纪人使用“宏”。2016年2月,Conrad辞去公司董事一职。2017年,Conrad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同意支付533,692美元的罚金和利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对Zenefits处以45万美元的罚款。最近,Conrad在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牵头的一轮融资中,为自己最新成立的初创公司Rippling筹集了4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image005.jpg


3、Honest在产品标签上不太诚实


总资金:4.9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AllianceBernstein、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Glade Brook Capital Partners


2011年,女演员Jessica Alba创立了诚实公司(The Honest Company),为消费者提供健康、天然的替代品,以替代像洁面用品和化妆品等经过大量加工的家居用品。

然而,诚实公司的声明在2017年遭到抨击,当时有人指控该公司的部分产品标签存在欺诈性。

诚实公司的品牌和宣传材料声称该公司的产品不含合成化学品。然而,对诚实公司产品的独立测试发现,一些产品,包括牙膏、洗衣粉和地板清洁剂,都含有合成化学物质,其中一些已知是有毒的。


结果:

该公司否认了所有指控,但同意改变其产品的标签方式。该公司支付了730万美元了结这起集体诉讼。

image006.jpg


4、Outcome Health为其命运而战


总资金:5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Capitalg、Goldman Sachs Investment Partners、Pritzker Group Venture Capital


2006年,RishiShah和Shradha Agarwal在伊利诺伊州西北大学学习期间创立了医疗信息初创公司Outcome Health。

Outcome在全美4万名临床医生的办公室播放广告。该公司也会播放一些教育性的内容,医生不需为此付费。

Outcome 的产品有效地利用了病人在医生办公室等待的时间。然而,调查显示,它的运营过程中存在“欺诈和虚假信息”。它销售屏幕的数量远大于公司实际拥有的数目,以此鼓动金融家进行更多投资。Shah和Agarwal否认了所有指控。法庭文件显示,作为Outcome最大的投资者之一,高盛对结局的投资材料进行了检查。据称,该公司向高盛提供了10项独立的案例研究,夸大了广告宣传活动的效果。


结果:

2018年1月,Shah和Agarwal辞去领导职务后,Outcome解决了该公司投资者的所有未决诉讼。

image008.jpg


5、LendingClub创始人违反了公司商业惯例


总资金:2.63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BlackRock,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 Sands Capital


LendingClub是本世纪头十年中期成立的众多在线贷款服务公司之一,当时企业家们认为拜占庭式的金融业是即将瓦解的产业。

LendingClub由Renaud Laplanche于2006年创立,很快成为美国最大的在线贷款机构之一。然而,2016 Laplanche在公司董事会的压力下意外辞职,给公司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

Laplanche被迫退出LendingClub,原因是出售了约2200万美元近乎优质的贷款,这些贷款被出售给了一位投资者。有关这笔交易的细节很少,但有报道显示,Laplanche出售贷款的方式与投资者的指示直接相悖。


结果:

这笔交易本身对LendingClub的业务影响微乎其微,但却违反了该公司的商业惯例,严重到足以要求Laplanche辞职。Laplanche后来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但没有承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他被禁止在三年内从事证券业,并同意支付20万美元的罚款。

image010.jpg


6、Mozido的金融科技欺诈事件


总资金:3.14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万事达卡、惠灵顿管理


2014年,移动支付公司Mozido的估值为23亿美元。该公司希望为全球20亿“无银行账户”的人开发一种新型金融产品。人们可以使用移动技术,但不需要有传统的银行账户。Mozido曾雄心勃勃地计划在印度、非洲和东南亚等关键市场对移动支付进行革命性的改革。

然而,Mozido创始人Michael Liberty的长期欺诈行为阻碍了该计划的发展。

2018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欺诈罪起诉Liberty,称他欺骗了200名投资者,从中筹集了5500万美元。Liberty被控利用2010年至2017年间成立的多家空壳公司,将资金从投资者转移至他的个人账户。他还被控利用资金支持其他企业,为前妻支付室内装修服务费用,以及支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费城办公室对他的另一项投资计划征收的劝阻费。

结果:

Liberty在2019年3月对10项联邦欺诈指控认罪,并可能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他的审判预计将于2020年2月开始。

image012.jpg


7、Hampton Creek因购买自己的商品而破产


总资金:2.4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Khosla Ventures, Marc Benioff, Eduardo Saverin


对于零售初创企业来说,展示销售业绩是必要的,尤其是那些在竞争激烈的食品领域运营的初创企业。销售疲软会使创新型食品公司更难获得额外投资,并可能危及商店产品的销售。

2016年,素食食品制造商Hampton Creek被控伪造销售数据。此前有报道称,这家注重环保的食品初创企业雇佣了一个独立的承包商网络,这些承包商受命从美国各地的超市偷偷回购Hampton Creek的产品。

丑闻的核心是Hampton Creek的旗舰产品,一种名为Just Mayo的不含牛奶的蛋黄酱,在Kroger、Safeway和沃尔玛等零售商都有销售。该公司指示其承包商从全国各地的超市回购了数百罐蛋黄酱,让人们觉得这款产品受欢迎程度比实际情况好得多。8个月后,Hampton Creek在Horizons Ventures发起的一系列投资中筹集到了9000万美元的资金。

此外,据称,承包商接到指示,通过电话与当地超市联系,询问Hampton Creek产品的情况,以进一步制造一种消费者对新产品线的支持力度很强的假象。


结果:

Hampton Creek的首席执行官Josh Tetrick后来声称,回购活动是为了进行更广泛的产品质量监控。然而,很少有人相信泰特里克的解释,他们认为大多数食品的质量保证过程都是在产品出厂前进行的。

Hampton Creek于2017年6月正式更名,并继续向全国零售商销售其纯素乳制品替代品。

image014.jpg


8、Virgin Hyperloop One的乌托邦愿景因欺诈而破灭


总资金:4.72亿美元

选择投资者:里海风投合伙人、中国投资公司、卡斯帕风险投资公司


维珍超级高铁公司(Virgin Hyperloop One)承诺将改变商业公共交通的格局。

该公司的原理技术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2013年提出的概念的一个变种,依靠直线电机推动磁悬浮吊舱以76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通过低压管。该技术的功能类似于目前在日本运行的磁悬浮子弹头列车。

然而,Hyperloop对公共交通未来的宏伟愿景却遭遇了一系列诉讼,指控该公司多个管理层存在一系列不当行为。

2016年,Hyperloop前首席技术官Brogan BamBrogan与另外三名前员工一起对Hyperloop提起诉讼,称该公司违反了许多劳动法,违反了对投资者的受托责任。BamBrogan还声称,他本人在公司任职期间曾遭受诽谤、人身攻击和情绪困扰。Hyperloop公司进行了反诉,声称BamBrogan和另外三名原告参与了公司的一场失败的政变。


结果:

不幸的是,对于Hyperloop来说,这并不是公司困境的终结。2017年12月,在Bloomberg报道了针对Pishevar的大量不当性行为指控后,该公司联合创始人 Shervin Pishevar请了病假。此外,超级高铁董事会成员、俄罗斯亿万富翁Ziyavudin Magomedov于2018年在莫斯科被捕,罪名是欺诈和挪用公款。尽管这些指控显然与超级高铁公司本身无关,但对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来说,Magomedov的被捕是又一个打击。

image016.jpg


9、Rothenberg Ventures违反“信托义务”


Mark Rothenberg创立了他的风险基金,Rothenberg Ventures,为海湾地区的种子期科技初创公司提供资金。在投资了Elon Musk的SpaceX和几家虚拟现实初创公司之后,Rothenberg Ventures获得了许多投资者的信任,新基金的未来似乎很光明。

事实证明,这种信心是错误的。

Rothenberg以举办奢华的硅谷派对而闻名,据称他用投资者的钱过着十分奢侈的生活。据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奢侈而放纵,比如聘请赛车手Collete Davis带着她的车出现在促销活动上,预订超级碗(Super Bowl)套房来吸引更多投资者加入他的基金,以及为英国摇滚乐队酷玩(Coldplay)联合制作音乐视频。


结果:

2016年,问题出现了。当时一批高级管理人员离开了公司,其中包括该公司的财务总监、首席财务官、总经理和Rothenberg的旧金山办事处负责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称,Rothenberg在个人生活中花费了高达700万美元的投资者资金。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中,Rothenberg不承认自己有任何不当行为,但最终在2018年辞去了他的职务。

image018.png


10、Skully公司创始人因挥霍无度而面临诉讼


总资金:1300万美元

精选投资者:Eclipse Ventures、英特尔资本(Intel Capital)、Techstars


2014年,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宣布成立增强现实摩托车头盔公司Skully,在硅谷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Skully承诺将开发一款名为AR-1的复杂摩托车头盔,该头盔将依赖AR技术,为骑摩托车的人提供一个数字平视显示器(HUD)覆盖层,它将告知骑摩托车的人道路危险、天气和驾驶条件,并提供180度盲点摄像头等功能。


结果:

Skully在IndieGoGo上筹集了240多万美元用于研发AR-1,但该公司很快就陷入了困境。尽管AR-1的融资超出了目标近1000%,但该公司一再推迟了它的发货日期,将原因归咎于初期生产中的物流困难和技术问题。

然而,前雇员Isabelle Faiauer对这些说法提出了异议。Faiauer的诉讼称,Weller兄弟在IndieGoGo上筹集的大部分资金都花在了一系列奢侈消费上,包括旧金山玛丽娜区的公寓租金、两辆道奇蝰蛇跑车、四辆摩托车、豪华轿车的租赁以及在一家绅士俱乐部的娱乐活动。

Faiauer最终放弃了诉讼,但Skull极具前途的AR头盔失去了被研发出来、投入市场的可能。

image020.jpg


11、Bouxtie没有信守承诺


总资金:250万美元

选择投资者:即插即用风险投资公司(Plug and Play Ventures)、RIT风险基金


在克罗地亚出生的企业家Renato Libric有一个独特的愿景:颠覆美国庞大的礼品卡市场。

Libric的初创公司Bouxtie向消费者提供个性化的数字礼品卡。人们可以定制信息和图形,以这种卡片的形式发送给家人和朋友。

在总筹集达到几百万美元后,才有人发现Libric采取了一系列精心策划的骗局来说服投资者继续为他的公司提供资金。

为了制造一个成功的、有吸引力的初创企业的假象,Libric采用了一系列方法来夸大公司的财务状况。Libric伪造支票上的签名,给投资者一种一家上市公司正在向Bouxtie求购的印象。他还伪造了Bouxtie董事会的多重签名,以从拉斯维加斯一家公司获得一笔“贷款”,该公司此前曾投资过Bouxtie。Libric打算随后将非法获得的资金转换为Bouxtie股份。


结果:

Libric因诈骗150万美元的投资者而被判3年徒刑。

1561012488779604.jpeg


12、WrkRiot纸牌屋倒塌了


总资金:110万美元

选择投资者:Isaac Choi、Paul Kim


有时候,作为一个有抱负的企业家,你的言行举止和你的商业理念本身一样重要。然而,自信地行动和相信自己,与精心设计的另一个自我以说服认真的投资者交出他们的资金,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这是WrkRiot网站创始人Isaac Choi在该网站因一系列丑闻而声誉扫地后关闭时,亲身体会到的教训之一。

WrkRiot的前身是1for。2015年,Choi创立了one and JobSonic公司。后来有消息透露,Choi在创立公司后,曾有一段时间进行过多次欺诈活动。

WrkRiot的前员工Penny Kim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被一家硅谷初创公司骗了》的帖子,文中概述了她在WrkRiot的经历,并指控该公司欺诈。在Kim的帖子发布后,WrkRiot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投资者开始调查Choi和他的公司,不久联邦调查局也加入了调查。


结果:

2017年6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实Isaac Choi被控多项罪名。

在一份总结调查结果的声明显示,Choi谎称自己获得了纽约一所著名商学院的学位,在一家大型金融机构担任分析师,拥有可观的个人财富,并将其中的大量资金投入了该公司。声明还称,在WrkRiot的一些员工得知WrkRiot的银行账户没有包含Choi声称投资的资金后,他谎称承诺投资的资金中有很大一部分被绑在海外和其他地方。

2018年2月,Choi承认所有指控,并于2018年5月被判刑。他的罪行按例可能会被判处最高20年的联邦监禁,但他的刑期被减少了。

image024.jpg


13、Asenqua Ventures一家伪装成风投的空壳公司


2001年,麻省理工学院校友Albert Hu成立了一家名为Asenqua Ventures的风险基金。Hu曾通过他所谓的“对冲基金策略”,说服几位个人投资者向各类科技公司总计投资约500万美元。

2005年,Hu声称他需要将Asenqua迁往新加坡,理由是税收和隐私方面的一些问题。至此,Hu的欺诈行为开始让他受到惩罚。2009年,他被从香港引渡到美国,面临七项电信欺诈指控。他最终被判有罪,判处12年监禁。


结果:

在大多数骗局中,这就是故事的结局。然而,Asenqua在2015年重新出现,拥有了一个新的网站和另一个名为Asenqua Financial Advisors, Inc.的实体。显然,新网站上没有Hu的名字,网站上列出的几名高管也是虚构的。比如,该公司董事总经理Peter Arnold在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几乎是逐字逐句抄袭已故媒体金融家Russell Armstrong的个人资料。Armstrong于2011年去世。其他几位高管在线档案也十分可疑。

在撰写本文时,Asenqua的网站仍在运行。除了支持多种多样的金融业务,包括并购、杠杆收购、重组、资本重组外,它似乎还提供汽车保险定价比较建议,以及如何保护汽车免受冰雹损坏的实际建议。

image026.jpg


14、Crescent Ridge Capital Partners精心设计的庞氏骗局


Crescent Ridge Capital Partners的创始人Tamer Moumen多年来进行着他的欺骗性电梯游说。

2012年至2017年,Moumen通过鼓励客户清算金融资产、投资其对冲基金,欺骗了50多名个人客户。他精心塑造的个人形象极具说服力。Moumen对投资者说,Crescent Ridge为客户管理着数千万美元的投资资本。由于他作为交易员有多年的成功经验,他的业绩经常超出标准普尔500指数的预期。

实际上,Moumen没有管理对冲基金的经验,在证券市场上长期亏损,并利用投资者的钱来维持他奢侈的生活。法庭文件后来披露,他利用投资者的资金,在弗吉尼亚州利斯堡购买了一套价值100万美元的住宅和一辆新的特斯拉。

然而,投资者并不是Moumen的唯一目标。2015年9月,他发起了GoFundMe运动。表面上是为了帮助援助组织向叙利亚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在GoFundMe网站关闭之前,该活动筹集了3万多美元。美国司法部后来证实,Moumen将专项资金转到了他的个人账户上。


结果:

2017年5月12日,Moumen承认欺诈罪。他被判10年监禁,并被要求向受害者赔偿750万美元。

image027.jpg


15、Autonomy 大数据的大问题


总资金:未知

精选投资者:惠普(收购方)


1996年,Mike Lynch在英国剑桥创建Autonomy Corporation时,曾大胆设想它将成为英国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

Autonomy专门开发用于分析大量非结构化数据(如电子邮件、文档和即时消息中包含的信息)的软件,这些数据与以结构化格式(如电子表格的行和列)表示的数据有根本不同。Autonomy与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开创了一系列基于自适应模式识别技术的企业搜索技术,随着大数据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技术后来变得非常普遍。

Lynch对增长的不懈关注将Autonomy推向了新的高度。该公司很快成为英国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2011年,美国计算机巨头惠普宣布以117亿美元收购Autonomy,这一价格比Autonomy前一年的平均股价高出59%。

消息公布后不久,惠普前首席执行官Leo Apotheker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为自己以如此高昂的价格收购Autonomy的决定进行了辩护。

不幸的是,对Leo Apotheker来说,惠普付出的高额收购价只是它面临的最小问题。

2012年4月,Lynch离开Autonomy,原因是惠普和Autonomy之间存在文化差异。尽管时任惠普首席执行官的 Meg Whitman试图淡化Lynch的离开所造成的影响,但很快就有消息称,Autonomy的许多高管团队在公司被收购后不到一年就离开了。其中包括总裁Sushovan Hussein、首席财务官 Steve Chamberlain、首席技术官Pete Menell和首席营销官Nicole Eagan。

6个多月后,惠普发现Autonomy存在约88亿美元的“严重的会计违规行为”。惠普指控Autonomy故意夸大其资产,并歪曲关键交易,伪造该公司极具吸引力的收购前景。此外,惠普在收购Autonomy之前仅对Autonomy进行了6小时的尽职调查,整个过程仅包括4次90分钟的电话会议。


结果:

在惠普减记收购Autonomy的大部分债务后不久,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交会分别对惠普收购Autonomy展开调查。2013年3月,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展开了自己的调查。

2015年3月,Lynch和Autonomy前高管团队的其他成员在英国对惠普提起反诉,索赔逾1亿英镑,称惠普的行为是一场“诽谤运动”。这在大西洋两岸引发了一场反复的法律战,最终Autonomy首席财务长Shushovan Hussain被控欺诈并被判有罪。他被要求偿还在收购活动中得到的个人利润770万美元。2019年5月,他因诈骗罪被判处5年监禁。

截至2019年3月,Lynch还在美国面临其他证券欺诈指控。他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但可能面临最高25年的监禁。此外,他还被指控犯有17项串谋和欺诈罪。

image029.jpg


16、Pixelon 在线视频“雾件”


总资金:未知

选择投资者:未知


尽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鼎盛时期,有几十个警示性的故事,但很少有像Pixelon这样厚颜无耻的故事。Pixelon是一家在线视频公司,由一名化名的逃犯创办。

Pixelon于1998年由一个自称Michael Fenne的人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创建。事实上,Fenne是David Kim Stanley的化名。Stanley是一名已被定罪的重罪犯,也是知名的行骗者。自上世纪80年代末因被控诈骗老年投资者逾100万美元而在弗吉尼亚州逃过保释以来,他已潜逃了两年。

他的许多受害者都是他父亲曾担任牧师的教堂的教区居民。他被判最高36年监禁,28年缓刑。

1996年,Stanley刚到加州不久,就迫不及待地向潜在投资者推销他的新公司。在吸引了约3000万美元的投资资金后,他斥资1200万美元,在拉斯维加斯的米高梅大赌场为Pixelon举办了一场奢华的启动派对。这场派对上,他邀请了一系列杰出的音乐家和表演者参加,包括KISS乐队、Tony Bennet、Sugar Ray等。英国著名摇滚乐队The Who还在此特别举办了一场重聚音乐会。

该活动的举办原本是为了做一场流媒体直播,作为Pixelon技术演示。然而,这场直播向大多数观众提供了错误信息,他们不得不依靠微软的流媒体软件观看直播。这起事件促使Pixelon的许多投资者更密切地研究该公司的技术。而就在不久之后,Stanley欺骗行为的证据首次浮出水面。


结果:

2000年4月,斯坦利向当局投降。不久之后,该公司解雇了大多数员工。2000年6月,其执行团队的其余成员被解雇,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尽管Stanley的各种罪行都很严重,而且Pixelon作为一家公司也经历了巨大的失败,但在被捕后不久,Stanley很快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他目前下落不明。

image031.jpg


17、Pseudo被创始人称为行为艺术的公司


总资金:未知

选择投资者:未知


科技创业的世界往往能吸引一些古怪而有远见的创始人,他们对世界的看法与我们其他人有些不同。连续创业者Josh Harri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与许多在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破灭前成立而现已倒闭的公司一样,Pseudo的先见之明令人瞩目。

在直播成为普遍现象之前很久,Pseudo就率先在其位于纽约市的工作室办公室进行实时网络直播。从用户生成的内容,到普通人通过在线视频分享生活中最私密细节的现象,Harris都做了正确的预测,并在他的网络直播中充分利用了这两点。这位被誉为现代版Andy Warhol的创始人还邀请演员、音乐家、艺术家和表演者为Pseudo制作内容。Pseudo的派对很快成为传奇。

尽管Pseudo有很多真正的创新,但它和许多互联网时代的初创公司一样,最终都没能挺过这场危机。真正的转折发生在2008年,在Pseudo正式永久关闭8年后,Harris承认Pseudo从一开始就是一家假冒公司。

在他看来,Pseudo是“一种表演艺术的形式”。


结果:

并非所有与Pseudo有关的人都同意Harris对这家公司的描述,即它不过是一个历时数年的行为艺术项目。自称曾是员工的Stephanie Bergman在一篇博客中对Harris对事件的说法提出了质疑,她在博客中详细描述了自己在这家初创公司的工作经历。

Bergman声称Pseudo的失败应归咎于管理不善,而不是网站本身。她指出,Pseudo缺乏明确定义的商业模式,长期过度消费奢侈品,以及极其宽松的个人消费无限制的文化,这些都是Pseudo最终垮台的原因。

不管Harris关于Pseudo本质的说法是否真实,该公司是一家合法的企业,至少在纸面上是这样。Pseudo的大部分资产在2000年被清算,公司的剩余资产被总部位于纽约的互联网公司INTV以200万美元收购。

1561012560111684.jpeg





参考资料:https://www.cbinsights.com/research/biggest-startup-frauds/

图片来源:网络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348。
企业分析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19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