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6-13

专访 | 药明生物副总裁陈明芝:策略须全球化,执行须本地化

4.jpg

01、能与我们分享您个人的职业发展经历吗?

1560409657453438.jpeg

我的学术背景是生物化学,曾经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和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做基础科学研究,当时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科学家。后来又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做了一年博士后研究,转到工业界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

在工业界,我最初选择了在生物技术公司工作,因为在那里我能从事真正的创新和高质量的科研。那时,我做的是早期阶段的研发工作,而从这一阶段到药品的最终获批上市需要很长的时间——一般至少要十几到二十年——并且这其中的失败率极高。我就想,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那时我就希望做一些能带来更大社会影响力的事情,所以选择了从事市场和商务管理工作。从概念验证到产品的商业化,我希望能经历这其中的所有过程。于是,我加入了Agilent Technologies,在那里的两年间就做出了12个上市产品,主管三四十个产品系例。

不过,与我一开始从事的药物研发不同,Agilent开发的主要是生命科学研究工具产品,具有产品周期短的特点,所以动作必需得快。

就这样,我一步步地从科学家转变成了公司管理层,不光要懂科学技术,同时也对公司盈亏承担了更大的责任。

在生物医药行业,我非常有幸尝试过多个不同的领域和工作类型,包括药物、诊断和研究工具的开发,以及研究, 产品商业化和商务拓展的工作。

现在的工业界可谓泾渭分明,各个领域间都相当的专业化,有些隔行如隔山的感觉。然而,站在客户和患者的角度,这些不同的部门都是密切关联的,因为在治疗一个疾病或开发一个产品的过程中涉及到了不同部门之间的相互配合。

我觉得,要想对生物医药行业有一个全面的认知,就得从生态系统的角度做到真正的理解。在加入药明生物之前,我在跨国公司罗氏、默加东、BioMarin都工作过,对肿瘤、免疫病、传染病及罕见病领域的制药过程都有一定了解,同时对美国、欧洲与中国医药市场,新药批准过程以及药品商业化过程也做过比较。

02、就在今年四月,您加入了药明生物,在这里您的主要目标和挑战又是什么呢?

1560409751817393.png

作为公司企业发展部的负责人,我主要负责并购和技术合作,也参与一些公司的战略投资和规划。目前,我的工作重点在于药明生物的全球化布局。

公司在这些年收入和规模扩张都非常快,尤其是在中国市场,所以如何在快速扩张的同时保持质量是一个主要的挑战。

不过,在中国每年都有大量的专业人才从学校进入就业市场,是欧美的数倍。

我发现这些年轻人很聪明,而且非常愿意吃苦和学习。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我们保证质量的底气。我们的任务是好好培训这群年轻人,让他们能学好技巧,早点胜任工作岗位。

03、在全球化布局上,您觉得公司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

1560409783119776.jpeg

在寻找项目资源上,我们需要有全球性的视角,而不要把目光局限于少数几个国家。你的目标就是要在世界范围内找到最好的技术和合作机会,这同时也能分散风险。

此外,我们还需要本地化,要跟当地的专家密切沟通。在评估一个项目时,我们不仅得分析其中的技术原理,还需要充分了解项目所在地的法规、商业化和产品生产方面的要求、定价问题和供应链布局等。

在这些方面,各国间都有不少的区别。即使你做的是一个全球性的交易,在执行上必须考虑本地特色。所以,在策略上我们必须 source globally, 执行上我们必须 act locally。

04、药明生物对其他生物医药公司提供的最大价值在哪里?在这一点上,全球化又有着怎样的意义?

我们是一个赋能平台,来帮助我们的客户公司更好地开发产品。把产品成功推向市场当然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因为你可以去追求最好的科学与医学结合,满足患者的医疗需求,同时解决复杂的制药合规问题。然而,产品开发的周期会很长,人尽其一生也最多只能做出几个产品。药明生物就是“成人之美”, 我们作为平台可以成就无限个产品。

在全球化方面,药明生物有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海外。我们为客户提供的服务就是面向全球市场的,所以通过欧美GMP认证对我们很重要。药明生物是目前中国唯一获得美国FDA和欧盟EMA GMP双重认证的生物制药公司。我们的研发及生产基地也是遍布全球的,这样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多的选择。

05、对于中国的客户公司,除了提供优质的服务,您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建议可以提供给他们?

1560409847608277.png

关于中国的医药公司,我们不能一概而论,而是应把他们分为两类。这两类公司有着不同的商业模式,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一类是长期以来做仿制药并积累了很多经验的大型传统制药企业。现在,他们正在向创新研发转变。这一转变充满了挑战,但又是维持其生存所必需的。总之,传统药企的经营方式需要改变,而这需要时间。

另一类则是新兴的创新药公司。这些公司常常是由海归创立和运营的,因此相对传统药企往往有着更好的全球化经验和文化基础,同时这些海归往往有着更为丰富的创新药研发经验。

对于中国医药企业来说,中国市场足够大,增长点非常多。他们需要先在国内立足,投资和武装自己,把自己产品的质量先做到一定的水平再考虑走出国门,而不是盲目的“走出去”。如果一家公司总是抱着浮躁和投机的心理,就难以取得可持续的成功。

相反,药企应该长远规划,先做对的事。如果刚开始定的目标就是很快赚一大笔钱,后面就很容易会偷工减料。这种“小聪明”在长远看只会害了自己。做公司需要诚实,哪怕先亏一点,也要赢得客户和伙伴的信任。这才是让公司得以长期持续发展应有的做法。

传统型药企在市场销售等方面具有丰富经验,可以借力药明生物平台转型创新进入生物药领域,例如我们赋能正大天晴开发双特异性抗体,赋能誉衡药业开发的PD-1抗体国际权益独家授权给Arcus Biosciences。

如今,随着“4+7”改革的落地,仿制药企业在盈利和生存空间上受到的很大的压力。改革后,质量价格不达标的公司就会被自动淘汰,质量好价格公道的公司就能更好地生存。这对我们在海外业务也是有好处的。其他国家的公司会因此更愿意和中国公司合作,进入中国市场。

06、如今很多中国药企从海外获得IP授权,然后自己继续研发和商业化。你对这种模式是怎么看的?

In-licensing做得好当然可以加速公司的成功。这些资产都已在欧美开发了一段时间,所以人们认为它们在质量方面有保证。尽管创新是趋势,但中国药企做出真正原创的新药还是很少,大多还是以me-too和best-in-class为目标。

我希望在今后看到更多由中国公司自己开发出的原创新药,同时能更多的拿出自己的IP,out-license给别人。

如今,在激励创新上,中国政府的支持和医药法规改革上都发挥了正面的作用。此外,我们还需要在教育上加强对创新能力的培养。中国需要更多人力和大脑资源,而不仅是资本的力量。

07、对于此次的China Focus论坛,您的评价如何?

这个论坛办得很好。现在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变化太快,有这样的讨论场所很重要。在这里,我能够听到来自多个不同视角的声音,交到很多同行朋友。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343。
投资研究CEO 访谈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29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