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4-30

哈佛医学院教授为研发新药,从0到1一步步走上创业之路

1、冻得发抖的两位科学家,开启十年的科学探索

那是波士顿一个寒冷的夜晚,两位神经生物学家Bruce Bean和Clifford Woolf谈论起一个话题:疼痛。

他们都是哈佛医学院的教授,都在为是否能研制出可行的新型止痛药而烦恼着。

过去的治疗方法能够减轻疼痛,但可能会导致人麻木甚至无法动弹。而阿片类药物又会使人上瘾。虽然出现了新型止痛药,但它们本身也存在安全和功效的问题。

Bean说:“我们开始讨论是否会有一种新方法,让我们有选择地瞄准痛觉神经元。”

在一家现已倒闭的法国餐厅外,瑟瑟发抖的两位科学家展开了一场对话。这场对话引发了一项长达十年的探索,其目的是制造出一种更好的神经科学“捕鼠器”。

image005.jpg

▲Clifford Woolf(左)和Bruce Bean


2、应运而生的Nocion,将如何另辟蹊径

于是,这两位科学家联合创办的新兴生物技术公司——Nocion应运而生。4月18日,该公司刚筹集到2700万美元的A轮风险资金,将用于实现这个新型止痛药的想法。

该计划仍然是为了治疗疼痛,但Nocion想要通过另一种常见且难以治疗的疾病:慢性咳嗽,来证实它的科学原理。1958年以来,人们没有研制出一种针对这种疾病的药物。每年约有3000万美国人因此病就诊。

纽约蒙蒂菲奥里咳嗽中心主任Peter Dicpinigaitis博士说:“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是巨大的。人们,甚至医生,都没有意识到咳嗽是美国人寻求医疗救助的最常见原因。”

Nocion不会是第一个打破60年死寂的公司,因为其他的止咳药也已接近获批。而且,该药物的科学性尚未在人体试验中得到验证,这可能不会是一个突破,甚至可能会令人失望。

但是Nocion相信Bean和Woolf的发现为研究神经元提供了一种新思路,这种思路可能会为咳嗽、疼痛、瘙痒和炎症创造出新的治疗方式。然而,首先,这公司必须证明这一科学上的意外发现可以转化为人类医学。

1556608216534194.png


3、疼痛和咳嗽研究的初结合,变得明朗起来

在Bean和Woolf把注意力转向咳嗽之前的几年里,他们一直在钻研感觉的机制。

神经元被离子通道包围。当一切正常的时候,那些通道就关闭着。但是当有外部刺激时,比如受伤,通道就会打开让钠离子涌入,这一过程会导致神经元向大脑发出感觉信号。

几十年来,像利多卡因这样的麻醉剂通过完全切断这些离子通道来起作用,这个过程可以可靠地减轻疼痛。问题是,它们也会阻碍负责检测触摸和运动肌肉的神经元,使它们多种用途受损。

Bean和Woolf想找到一种方法,只针对痛觉感受器,即负责疼痛和瘙痒的感觉神经元,而不伤害健康的神经元。这是他们从希腊神话中汲取的灵感。

他们发现了一类特洛伊木马分子。和利多卡因一样,它们是离子通道阻滞剂。但它们带正电荷,这使得它们在细胞平静时期不活跃。然而,一旦受到伤害,通道被打开,这些电荷就会让细胞的防御系统失灵,分子从通道溜走,在神经元发出疼痛信号之前让它平静下来。

“这就是这个想法的新奇之处,”Woolf说。“以细胞生物学为手段。”

Bean和Woolf对咳嗽的兴趣是偶然产生的。波士顿儿童医院伍尔夫实验室的一名博士后研究员碰巧与Bruce Levy博士手下的一名科学家成为了朋友。当Bean和Woolf在研究疼痛和瘙痒的生物学基础时,Levy的研究重点是咳嗽。

他们三人聚在一起,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把他们的工作结合了起来,并让Nocion首先开始关注:咳嗽是否只是呼吸道痒?


1556608246822514.jpeg

▲从左至右分别是,Dr. Bruce Levy, Dr. Clifford Woolf和Dr. Bruce Bean


Woolf说:“那一刻,Bruce Bean和我所做的一切工作不仅可以解释为症状,还可以解释为咳嗽的反应。Bruce清楚地了解那尚未得到满足的需求,并带给了我们所需要的知识。”

自此,一系列的小鼠实验开始了。在这些实验中,这些分子能有效地抑制肺内的痛觉感受器,并显著减少气道炎症。也就是在那时,事情变得明朗起来,这可能会成为一项生意。

4、2700万美元A轮融资,将全部投入人体临床试验

到2015年,这三人的工作引起了信托机构F-Prime Capital执行合伙人Tom Beck博士的注意。几个月后,风险投资公司Canaan的合伙人朱莉·格兰特(Julie Grant)也加入了这家公司,两人在F-Prime波士顿办公室的后面,讨论Woolf、Bean和Levy的工作将如何催生一家真正的公司。

到2018年,Nocion已经是一家五人公司,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一个租来的联合办公空间里进行药物化学实验。首席执行官Richard Batycky曾是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成功研发出了一种可吸入药物。他接任Nocion首席执行官一职后,立即带来了一个惊喜。

image012.png

▲Nicion创业团队


这不是偶然的。Woolf,Bean和Levy认为实现他们想法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这意味着要筹集资本来支付外部研究人员的费用。

Grant说:“三位创始人在我们出现之前就已经亲自上手研发了,这证明了他们的想法。他们希望产品能够正常运转。”

Nocion预计将F-Prime和Canaan执手的2700万美元的资金投入人体试验。Batycky将这笔钱分为三部分:900万美元用于完成化学工作;900万美元用于为FDA准备临床前证据;其余部分用于Nocion第一种咳嗽药的临床试验。

5、探索日益明朗,研究成果将极具市场优势

该计划是从急性病研究开始的,如病毒感染后的持续咳嗽。Batycky说,对规模较小的研究来说,这应该能够让Nocion快速地对其方法是否有效给出答案。

与此同时,默沙东公司正在对一种叫做MK-7264的药物进行后期试验,如果成功的话,该药物将在2020年获批。MK-7264是一种非麻醉性P2X3受体拮抗剂,用于治疗慢性咳嗽。由默沙东2016年耗资12.5亿美元收购AfferentPharma所得。

但默沙东的药物存在过特异性问题。在一项中期试验中,该疗法成功地缓解了咳嗽,但也消除了一些患者的味觉。如果该药物的副作用持续存在,Nocion未来的治疗将非常具有竞争优势。

1556608284128988.png

▲Nicion选择性地抑制瘙痒,无功能性损害


如果Nocion在咳嗽方面取得成功,那么这家公司的野心可以追溯到Woolf和Bean最早对话的内容——疼痛领域。Julie Grant指出,痛觉感受器遍布全身,如果增强的利多卡因的价值能够被证实,它可以被用于治疗疼痛、炎症、胃肠疾病和女性健康问题。

与此同时,Woolf,Bean和Levy仍然在公司占据重要位置。他们每个月都要在他们的创办的公司开会,每个人都在Nocion的科学顾问委员会占有一席之地。

Woolf说:“非常明确的一点是,在寻找投资者时,我们不想简单地把这项技术传递出去,然后就把它忘了。这仍然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希望尽最大努力看到进展,并实现它。”



资料来源:Harvard Medicine, STAT, Nicion Therapeutics, Lab Central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308。
企业分析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36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