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9-01-21

近10年全球8大药企并购案例

2019年伊始,一条重磅信息刷屏医药圈:全球排名第14的美国药企百时美施贵宝(BMS)以740亿美元天价收购排名第20的美国药企新基(Celgene)。并购后,这个巨无霸将成为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辉瑞、诺华和罗氏的第四大公司。但收购后BMS的股价下跌15%,新基上涨31%,似乎市场并不看好BMS的收购。

药企并购年年有,今年也许特别多。并购目的也各不相同,但最终都是为了稳固自己的江湖地位。那么,咱们就来梳理一下近十年有哪些大型的并购?这些并购对药企有什么影响?

1、BMS ∪ Celgene,2019, 740亿美元

1548057158700360.jpeg   1548057051868128.jpeg

2019年1月3日晚间,BMS宣布将以现金和股票作价合计740亿美元收购新基。合并以后,BMS原股东将持有新公司69%的股权,新基原股东将持有31%的股权。新基股东可凭借持有每股新基股票获得一股BMS股票以及50美元现金,另外还能获得未来9美元现金的期待价值权(CVR)。

此次并购可以丰富BMS的产品管线,特别是新基在肿瘤、免疫和炎症等领域具有重磅炸弹潜力的管线资产。这些产品有6个处于三期临床,其中包括两个CAR-T产品,JCAR017和bb2121。前者来自2018年新基收购的Juno Therapeutics,后者是新基和Bluebird一起研发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CAR-T疗法。

BMS拥有一系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包括Opdivo,Yervoy和多项在研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这与新基公司的多项在研CAR-T疗法相辅相成,可能为癌症患者带来更多创新癌症免疫组合疗法。但新基之前与百济神州一起开发PD-1抗体(BGB-A317),这与BMS的Opdivo可能存在竞争关系。因此,BMS与新基合并也可能会影响到与百济神州的关系。

2、Actavis ∪ Allergan,2015, 705亿美元

1548057725856139.jpeg   1548057755190521.png

2015年3月17日,全球第三大仿制药商阿特维斯(Actavis)以705亿美元成功并购肉毒杆菌制造商艾尔健(Allergan),缔造出了医药界的新航母。在此之前,阿特维斯与加拿大制药公司Valeant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Valeant报价530亿美元,但最终还是不敌阿特维斯。

2015年6月,这笔交易正式完成,收购后的公司改名为Allergan。2014年阿特维斯全球药企排24名,艾尔建排28名。2015年合并后排15名,排名大幅上升。2016-2018分别排16、12和12名。

合并后,艾尔建公司致力于开发,制造,销售和分销全球范围内的医学美学,生物仿制药和非处方药。公司涉及美容/皮肤科/整形外科;神经科学/ CNS; 眼睛护理;妇女健康和泌尿学;胃肠道和囊肿性纤维化;和心血管疾病和传染病六大领域。

3、Pfizer ∪ Wyeth,2009, 680亿美元

1548058072183469.jpeg   1548058302662007.jpeg

辉瑞(Pfizer)长期占据全球药企的头把交椅,而辉瑞的发展史也是一部兼并史。辉瑞史上的三大并购分别是:2000年以11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Warner-Lambert;2003年以6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法玛西亚(Pharmacia);最后便是2009年以680亿美元收购了惠氏(Wyeth)。

按营收计算,辉瑞制药是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在收购了原本排名全球第13的惠氏以后,这一领先地位更加巩固。更加重要的是,合并后公司能通过关闭旗下办事处和工厂、裁减员工及削减其他支出的方式来提供净利润。根据交易协议,惠氏股东所持的每股股票都可被转换为33美元的现金加0.985股的辉瑞制药股票。

合并前,辉瑞最大的问题是专利药品到期危机。其中,世界处方量最大的高血压和心绞痛药物络活喜(Norvasc)、过敏治疗药物仙特明(Zyrtec)和抗癌药物伊立替康(Camptosar)这三个重磅专利药的专利到期带来的损失达到26亿美元。

而辉瑞的明星药立普妥(Lipitor)也将于2010年3月份到期。有分析师认为,立普妥到期之后的2010年至2012年,辉瑞甚至可能失去目前销售收入的41%。

与此同时,惠氏的抗抑郁症药物的Effexor和治疗心绞痛的Protonix是最重要的两种产品,2008年销售额分别达到39亿和27亿美元。但这两个明星药也将分别于2010和2011年专利到期。

因此,这种合并被戏称:两个处境艰难的公司走到一起,形成一个处境艰难的大公司。不过辉瑞方面认为,依托惠氏强大的生物制剂平台和实力,辉瑞将参与到潜力无穷的生物制药领域,因此合并能够带来额外的研发实力,而不仅仅是两公司的在研产品。

4、Takeda ∪ Shire,2018, 620亿美元

1548058644300469.jpeg  1548058650862580.jpeg

有着200多年的日本武田制药(Takeda)从2018年三月份开始表现出对罕见病巨头夏尔制药(Shire)强烈的收购意愿。但武田收购夏尔的历程可谓一波三折。武田开始提出约60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价,但被夏尔拒绝。之后武田又进行了五次公开竞标,直至5月8日,武田和夏尔正式达成460亿英镑(约620亿美元)收购协议。

武田一直致力于建设成国际化制药企业,并在日美欧等地均设立研发和生产基地,也在全球成立了诸多分公司,产品销往全球90多个国家。而近年来由于武田的一些畅销药专利到期以及日元贬值带来的不利影响,导致武田的业绩出现下滑。

夏尔是总部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一家罕见病药企。成立于1986年的夏尔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很快发展成了全球知名药企。2017年武田全球药企排名19,夏尔排名22,可谓实力相当。而这两家药企一旦结合,很可能挤进全球前十,这也可能是亚洲制药企业第一次排名Top 10,意义深远。

从2019年开始,武田将在研发上聚焦六大板块:消化、肿瘤、神经科学、疫苗、罕见病以及血浆疗法。此外,接下来的五年,武田计划至少要在中国市场上市7个创新药。

5、Novartis ∪ Alcon,2010, 520亿美元

1548058789345058.jpeg     1548058900749890.png

诺华制药(Novartis)一直位居全球制药前三甲,也是《我不是药神》里“被反派”的“黑心药企”。诺华的成长也是通过一系列的并购重组,但收购眼科巨头爱尔康(Alcon)却被认为是败笔。

收购爱尔康前,诺华拥有优质的眼底药物产品线及隐形眼镜护理品牌视康(CIBA Vision),而爱尔康已是全球眼科产业链的龙头,强强联合具备较好的整合基础和市场认可度,整合完成后诺华的眼科业务将覆盖制药、器械、耗材、服务、视力保健等多个业务单元,成为名副其实的眼科产业巨头。

诺华买下雀巢所持有爱尔康股份的25%,成为第二大股东,且从2010年初起,诺华获得雀巢对爱尔康所持有之其余52%股份的优先购买权。2011年,诺华与爱尔康董事会完成合并协议,持有爱尔康100%股权。爱尔康成为诺华集团旗下的第二大业务部门,营业额已达100亿美元。

然而“嫁入”诺华的爱尔康业绩并不亮眼。数据显示,爱尔康在2011年还未被完全收购前销售额增幅为10%,此后连续3年增速仅为3%,2015年销售额更是下降达到9%。因此,通过从雀巢公司“强取豪夺”而来的“情人”,最后不得不以分手离场。

据悉,诺华将剥离爱尔康眼部护理设备业务,分拆预计于2019年上半年完成,同时启动回购不超过50亿美元的股票,而眼科制药业务仍继续留在手中。这桩“强强联姻”最终未能熬过七年之痒,黯然分手。

6、Roche ∪ Genentech,2009, 468亿美元

1548058986933775.jpeg    1548059271383013.jpeg

2009年3月12日,经过7个多月的斡旋,罗氏制药(Roche)和基因泰克(Genentech)达成友好协议:罗氏制药将以每股95美元的价格收购基因泰克44%的剩余股份,交易总额为468亿美元,将以全现金的方式进行。

收购后的罗氏成为了当年全球排名第七的药企,而凭借基因泰克的强大研发能力,罗氏的江湖地位稳步上升,近几年基本不出三甲。由于基因泰克在抗肿瘤药物研发上的强大实力,罗氏也凭此成为了抗肿瘤药物的龙头老大。

罗氏之前以化药见长,但其预见生物技术的迅猛发展,因此在1990年就以低价买下了基因泰克60%的股份。但2015年以后,罗氏可能无法像以前那样方便地获得基因泰克的新产品。这也就促使了罗氏加快收购基因泰克。

罗氏制药最开始的竞价是每股89美元,但遭到基因泰克的拒绝。随后,罗氏制药直接向基因泰克股东提出每股86.5美元的股票收购要约,后者还是因报价过低而拒绝。2009年3月6日将报价提高至每股93美元,不够还是被无情打脸。直到提高至每股95美元,才喜剧收场。

7、Merck ∪ Schering-Plough,2009, 411亿美元

1548059326696495.jpeg  image026.jpg

由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09年是药企并购大年。不仅有辉瑞收购惠氏680亿的超大手笔,也有罗氏蚕食基因泰克的经典桥段。虽然默沙东(Merk)收购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金额不如前两位,但也是药企并购成功的经典案例。

先灵葆雅曾全世界制药公司中排名第11位,在全美医药行业中排名第7位。致力于研发创新的药品来改善人类的健康,延长人类的生命。研究领域包括各种过敏性、炎症性疾病、感染性疾病、肿瘤、心血管疾病以及中枢神经系统疾病。

收购先灵葆雅使得默沙东后期得到一个重磅药物-Keytruda-第一个被FDA批准的PD-1抑制剂。该药物由先灵葆雅2007年从Organon购来,但一直未得到重视。直到2010年BMS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CTLA4的相关临床研究,以及开展O药(Opdivo)的研究,才使得默沙东开始重视Keytruda的项目。

虽然该项目几经终止,近乎折戟,但项目组坚持不懈的“地下工作”使得Keytruda未被“流产”。正因如此,Keytruda才能在市场上与BMS的O药并驾齐驱,平分秋色。

8、Teva ∪ Allergan(仿制药),2015, 405亿美元

1548059466306587.png      1548059694380534.png

上回书已经说过艾尔建被阿特维斯收购过一回,但阿特维斯由于也是仿制药公司,因此艾尔建的仿制药部门就显得有些鸡肋。而全球第一大仿制药企业梯瓦(Teva)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405亿美元拿下艾尔建的仿制部门。

2015年7月27日以色列制药商梯瓦制药同意以405亿美元收购艾尔建公司的仿制药业务。Teva公司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在其对Allergan的收购对价中,将以现金支付337.5亿美元,其余部分将以价值67.5亿美元的Teva股份进行支付。

自20世纪初,梯瓦公司诞生以来,从一个“小作坊”逐渐成为以色列最大的制药公司,再到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公司,其成就令人钦佩。从研发舍得投入、专利的层层保护,到国际化的合作共赢,再到如今的大举并购,“梯瓦模式”告诉我们,仿制药是可以做大做强的。

对艾尔建仿制药业务的收购,巩固了其作为全球仿制药领导者的地位,此次交易也将是以色列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



参考文献: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1-03/docihqhqcis2850685.shtml?source=cj&dv=2

http://www.sohu.com/a/281351743_100223694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091016/01486845058.shtml

http://www.sohu.com/a/275928095_120079

http://www.sohu.com/a/146601548_115035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090312/14255967828.shtml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74490824269540&wfr=spider&for=pc

http://www.zhuobufan.com/Note/8f703cf2-d2c4-45aa-9a52-d7ba89631c7b/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242。
投资研究企业分析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21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