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登录头像  

2018-12-05

在英国,AI减少了40%的不必要就诊

1543997775295701.jpeg

导语:新一代聊天机器人正逐渐取代医生提供临床诊疗建议——它们是否和真正的医生一样好?

“我的肚子疼死了!”

“太遗憾了,非常抱歉听到这些,”一个女声说,“您愿意回答几个问题吗?”

您哪里痛?有多痛?是间歇性的疼痛吗?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这个声音最终给出了意见:“我认为您这是消化不良。”

这听来像是医生在给病人看病,但实际上说话者并非医生。这个女声的来源是Babylon,新一代AI应用程序中的一部分,旨在帮助医生分担繁杂的门诊咨询和文书工作,也可节省患者等待诊疗的时间。如果你感觉身体不适,可以不用给医生打电话,而是直接通过手机向AI咨询。

这个创意简化了寻求医疗咨询的过程,使之变得像利用谷歌搜索症状一样简单,而且有更多的优势。与网上自我诊断不同,这类app引导患者完成临床级别的分诊过程——他们会告诉患者当前的病情是需要紧急治疗,还是可以靠卧床休息和吃一片布洛芬自行治疗。这项技术以一系列AI技术为基础:语言处理允许用户以非专业的语言描述症状,专家系统挖掘大型医疗数据库,机器学习将症状和健康状况的相关性串联起来。

总部位于伦敦的巴比伦健康公司(Babylon Health)是一家数字化优先的医疗服务提供商,该公司用大号加粗的字体强调自己的使命:为地球上的每个人提供可及、可负担的医疗服务。公司创始人Ali Parsa说,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方法是让人们不再需要看医生。

如果对诊断存有疑问,这类app会建议用户再次向人类医生寻求帮助。但是,作为患者和医疗专业人员的中间一环,它们改变了基层医疗护理模式:当这类app向患者提供了自我治疗建议后,该公司一半的患者用户不再预约真人医生,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需要。

Babylon并非唯一一款医疗咨询类应用,类似的app还有Ada,Your.MD和Dr. AI,但Babylon是行业领跑者,因为它已经被引入到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展示了AI技术如何改变医疗服务系统的运行和支付方式。去年,Babylon在伦敦的一家医院信托公司进行了试验,由Babylon的AI客服来接听部分NHS的111非急症咨询电话。来电者被问及是想要等待人工客服接听,还是下载Babylon驱动的“?NHS在线111“(NHS Online: 111)app。

已有约四万人选择了下载这款app。2017年1月下旬至10月上旬期间,该app的用户中有40%接受了自我治疗建议而没有去看医生,这大约是选择人工客服咨询人数的三倍,而AI和人工客服建议患者寻求紧急治疗的比例相同(21%)。

接收Babalon app提供的自我治疗建议后,一半的患者不再预约医生,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需要。

巴比伦公司还合作开办了英国第一家数字医生诊所,名为“全科医生在身边”(GP at hand)。伦敦居民可以像预约本地医生一样注册这项服务,不过患者不必等待预约、抽出时间去看医生,而是可以直接与app交谈,或者通过视频链接咨询平台的医生,而在很多情况下,患者并不需要寻求后者的帮助。这样一来,人类医生变成了看病的最后选项,而非首要选项。 

事实证明,“全科医生在身边”深受欢迎。发布后的短短数月里,就有包括英国卫生部长Matt Hancock在内的约五万人注册使用。巴比伦公司现在想把这项业务推广到整个英国,据其创始团队成员Mobasher Butt医生表示,他们在卢旺达也推出了这项服务,那里20%的成年人已经注册成为用户。如今,公司正将服务扩展到加拿大,并且计划进军美国、中东和中国市场。


1、不堪重负的医生

22.jpg


在纳税人的税款支持下,英国NHS在过去70年里免费为其公民提供了所需的医疗服务,但如今已稍显疲态。两代人以前,英国有5000万公民,平均预期寿命不足60岁。而今,英国人口增至6600万,并且绝大部分有望活到80岁,这种人口压力使NHS资金短缺的情况雪上加霜。

一位英国人每年平均看六次医生,这个次数是十年前的两倍。英国医疗智库国王基金(The King’s Fund)的一项调查显示,2011年至2015年,全科医生诊所的就诊人次平均增加了10%,诊所医生(通过电话或亲自)与患者联系的次数增加了15.4%。英国医学协会(The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201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84%的全科医生认为自己的工作量是“无法控制的”或“过多的”,并且“直接影响医疗服务质量”。

反过来,人们想预约一次非急症咨询,通常也得等上好几天,于是很多人去了急诊科,这更是加重了医疗系统的压力。“我们感觉(来到急诊室的 )应该都是老年人,”英国曼彻斯特的一家健康科技公司Now Healthcare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Lee Dentith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到急诊室来的是一些18至35岁的年轻人,他们不愿意为了看医生等上一周的时间。”

人口数量和预期寿命将继续增长,预计到2040年,英国人口数将超过7000万,其中65岁的老年人约占四分之一。全球绝大多数富裕国家也同样面临老龄化问题。

与此同时,未来几十年将有更多人口罹患糖尿病、心脏病等慢性病,而癌症等疾病治疗的发展又将拯救或延长数百万人的生命。

当然,英国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上述困境的国家。不管是因为成本过高(美国面临的问题)还是因为缺乏医疗专业人员(卢旺达面临的问题),“世界各地的卫生系统都面临巨大的压力,”Butt说,“没有足够的临床资源,没有足够的资金。“

巴比伦这样的公司由此有了用武之地。聊天机器人可以担任守门人的角色,帮助医生分担超负荷的工作。除了帮助医生缩减工作时间,AI还可以处理文书工作、开处方,甚至可以监控患者在家治疗的情况。

聊天机器人还可以指引患者找到最佳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全科医生并不总是患者最需要的人,”伦敦东部的一位全科医生Naureen Bhatti说,“如果要包扎伤口,可能找护士会更好;如果想咨询重复处方的相关情况,可能找药剂师会更好。任何有助于为这一超负荷系统减负的措施都是受欢迎的,比如说让医生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


2、AI的卓越之处

1543998317905421.jpeg


据Bhatti回忆,看到患者利用网络搜索病情并打印带过来的时候,很多医生都很沮丧,他们觉得,“这些患者怎么敢自己下诊断!不要用你一小时的搜索来否定我在医学院六年的学习。”但她喜欢从病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那么,也不要用你在医学院一小时的课程来否定我与这个病六年的朝夕相伴。”

患者与医生当面会诊时,AI仍然可以派上用场,它可以提供诊断意见和可能的治疗方案。Butt说,即使医生技术娴熟,AI也有用武之地,更不必说在那些比较贫穷、缺少优秀医生的国家,它“非常关键”。

AI也有助于在早期发现重大疾病。“大多数疾病被诊断出来时,10英镑可以解决的问题已经恶化到需要1000英镑才能解决,”帕萨说,“不等到忍受不了病痛,人们是不会去看医生的。”在早期发现疾病将大大缩减治疗费用。

这些应用程序最早是作为私人医疗服务供应商进入市场的,但现在已经开始与国家医疗服务提供者和保险公司合并。例如,Ada的用户可以与他们的NHS医生分享他们和聊天机器人的会话,而且该公司正与一些全科医生诊所开展合作,确保聊天机器人能够将用户转诊给真人医生。另一应用程序Now Patient为患者提供与医生的视频咨询,还可以充当AI药剂师,通过Now Healthcare Group的药物运输服务体系售卖药物,就像是亚马逊网站的医药版本。

 “如何将这项工作变成人们想做的工作?我并不认为......足不出户就能提供咨询是人们学医的目的,他们学医是为了见到病人。”

 “这项服务是患者真正想要的,以前他们没有机会享受,而现在可以通过NHS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免费享受到,”Butt这样评价Babylon,“而且最棒的是,NHS不需要因此额外多花一分钱。”

这些app里的AI不仅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还会加深对用户的了解。Butt说:“我们正在帮助患者培养健康管理的能力,不仅在生病时进行管理,没有生病时也需要管理。”它们将成为数百万人的恒久伴侣,为我们提供建议,并对日常的健康行为选择加以引导。


3、聊天机器人致死?

1543998463946290.jpeg


并非所有人对此都持乐观态度。首先是安全问题,Parsa比较了Babylon对医疗数据的处理和Facebook对人们社交活动数据的处理——收集信息,建立链接,利用其对用户的了解驱使用户采取某些行动。Facebook建议你交一个新朋友,即使这是个很糟糕的建议,也不会要了你的命,但采纳医疗app的意见却要以生命为赌注。

根据巴比伦公司的说法,它的聊天机器人可以像真人医生一样准确地判断患者的健康状况,并提供更安全的诊疗意见。在今年6月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和东北医生组织(Northeast Medical Group)研究人员合作发布的一项研究中,巴比伦公司研发的AI在英国皇家全科医师学院(RCGP)的期末考试(英国的全科医生必须要通过这项考试才能独立执业)中得分81%,比英国医学生的平均成绩高出9%。

然而,RCGP很快就和巴比伦公司的炒作撇清了关系。“通过技术手段帮助医生优化医疗服务有惊人的潜力,但计算机终究是计算机,而全科医生是训练有素的医疗专业人员,二者无法比较,前者也许能提供帮助,但永远无法取代后者,”RCGP的副主席Martin Marsha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任何应用程序或算法都不能替代全科医生的工作。”

其他人的指责更为严厉,认为巴比伦公司一直以牺牲患者安全为代价来提供可及、可负担的医疗服务。一位用户名为DrMurphy11的推特用户(他表示自己是NHS的一名顾问,因为公司规定需要保持匿名)创造了#DeathByChatbot标签,录制了他和Babylon app互动的视频,认为Babylon的AI遗漏了一些明显的诊断,且未能针对病情提出正确的问题。“一般来说,我对健康技术或AI并无怀疑,”他说,“没有医生想犯错误,任何有助于将人为错误风险降至最低的系统都会受到欢迎。”但他担心这些公司会误导医生和公众,因为他们的营销宣传过分夸大了现有的技术。

巴比伦公司在卢旺达推出的Babyl服务也遭到了批评,因为它没有考虑到当地的流行病学情况。卢旺达卫生部长在接受BBC采访时称,Babyl app中并未设置关于疟疾等疾病的问题(尽管巴比伦公司对此表示反驳)。

虽然Babylon可能不如真正的医生(在诊断中遇到疑问时,这些app会谨慎地建议患者咨询真人医生),但如果过于保守,就无法达到其目的。“我们想复刻出临床医生所采用的实用方法,”Butt说,“假如只有一群非临床人员在提供这项服务,人们也许会转而选择100%安全的方法,但100%安全的方法可能就是把所有人都送到医院。而真正的医生或护士是不会这样做的。”

人们也担心数字化优先的医疗服务会导致医疗保健系统的分层。例如,“全科医生在身边”app建议重疾患者在注册远程医生咨询服务前要三思,这看起来似乎很谨慎,但人们也因此控诉这一app是在进行高效的择优选择,只愿意为医疗保健需求相对简单且花费较少的年轻患者提供服务。英国的全科医生诊所按照注册患者人数从NHS获取资金,因此择优选择将意味着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只能拿到较少的资源,却要承担更多的工作量。

部分全科医生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对此Bhatti表示:“我们接受所有人的注册。” 但NHS的发言人Oliver Michelson认为,“全科医生在身边”app必须发布某种形式的警告,声明它并不真正欢迎所有人注册。Michelson 说:“他们并未限制人们获取服务,但同时又告诉用户,如果你需要定期看家庭医生,那么数字化优先服务可能并不是你的最佳选择。”

而Butt坚持认为他们并不排斥任何人。他表示:“这项服务是为所有人提供的,它可能只是不适合某些人,例如那些有严重学习困难或视力障碍的人,他们用app会感觉有困难。“


4、人类医生不会退场

1543998536923636.jpeg


Bhatti认为,在当地有一位了解患者情况的医生对卫生系统而言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医生是救人命的,”她说, “医生可以从患者健康状况的连续性中发掘一些有用的东西。”她认为这不仅对患者很重要,对医生也同样重要。“如何将这项工作变成人们想做的工作?“她说,”我并不认为有灵活的工作时间、足不出户就能提供咨询是人们学医的目的,他们学医是为了见到病人。”

连Butt都从未设想过聊天机器人会完全取代人类医生。 “医疗服务不仅仅包括诊断或开药,”他说,“医生还要知道患者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你为他们制定的化疗方案,以及患者家属能不能给患者提供他们未来几个月需要的支持,目前还没有软件能够取代医生完成这些事情。”

你所访问的内容不存在!

著作权归美柏医健所有。转载请联系美柏医健(微信公众号:mybio1)获得授权,并附上出处(美柏医健)和原文链接 https://www.mybiogate.com/article/206。
AI 人工智能

作者头像

+ 关注

打赏 打赏作者

评论:0

hi,

提交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
鼓掌
0
收藏
微博
微信

作者头像

+ 关注

[Ta的贡献]

查看更多 >

投资人交流群

限量名额,微信扫码申请

二维码
微信群 ① : 投 资 人 群
 微信群 ② : 路演交流群
微信群 ③ : 医健研究群
top 回到顶部